九州缥缈录第9集分集剧情介绍

  • A+
所属分类:分集剧情
离国步步紧逼下唐国割城求和 长公主命令百里景洪阻拦离国

  羽然带着吕归尘和姬野出来听人说演义,羽然听得入神,流了眼泪还不自知,姬野和吕归尘为了转移羽然的注意力,就说起了这个故事,羽然加入进来,情绪没那么低落了,他们三个表示要像故事里一样做三个好朋友。

  齿牙军挥师东上,在下唐国边境大肆杀掠,国主为此十分头疼。宫羽衣就提起了离国使节洛子鄢提出的议和方案,最终国主答应,先和离国议和,割让十五城示好。皇室的圣上也收到了书信,其中一封就是嬴国翳求取封号,得知了此事,诸位大臣议论纷纷。有一个大臣同意封给嬴国翳方伯的称号,却惹恼了皇帝的姑姑,她二话不说就让人把这个大臣给拉下去了。

  宁卿认为,嬴国翳的野心或许不只是下唐国,而是帝都,他想从古碑口长驱直入,将魔爪伸向帝都。宁卿想了个以诸侯制约诸侯的法子,长公主白凌波殿下就让他立刻穿传书给百里景洪,不惜一切代价在古碑口拦住嬴国翳。百里景洪如今有这番成就,离不开长公主的栽培,所以对于长公主的命令,他不得不从。不过双方实力悬殊较大,他只能动用青阳的十万铁骑,而且要让吕归尘上场,九王才能心甘情愿领兵为他们出站。

  武阳君带着稷宫众多学子进入牢狱,和离国的俘虏们决一死战。吕归尘和姬野遇到的是一个女俘虏,吕归尘不想伤害她,反倒被她挟持,但她还是没有伤害吕归尘,武阳君过来逼着那女的杀吕归尘,她没有动手,武阳君就把她给杀了。

  今天第一次上阵,吕归尘看到的只有残忍的杀戮,把离国的俘虏当做靶子来打,他不忍心,他告诉姬野,多年以前,他拿起刀是为了救人而不是杀人。回到招贤馆,吕归尘和苏尚宫交谈,说起了一个和吕归尘相似的人,只不过他成了一个英雄,却死在了万刀之下。

  苏瞬卿跟国主汇报吕归尘的动向,却对昨日百里隐的所作所为闭口不谈,但国主百里景洪是知道的,他说百里隐已经成长,他明天要带他去地宫拿起那柄剑,而苏瞬卿帮他保管的那枚戒指,也是时候还给他了。苏瞬卿只希望百里隐能够平平安安地长大,所以她极其请求国主不要让百里隐去棚那柄剑,以他现在的心性,绝对拿不了那柄剑,但是百里景洪心意已决,任苏瞬卿怎样请求都无用。

  有人去找预言师问那柄剑的下落,但是对方却并不知道那柄剑的下落,她让他月圆之夜再带够足够的钱过来。苏瞬卿做了些霜红饼过来看百里隐,百里隐并不领情,反过来问她,他的父亲是怎么死的。苏瞬卿说想杀他父亲的人很多,至于究竟是谁杀的,如今不得而知。但是百里隐却认为,或许有很多人杀了他的父亲,而她也是其中一个,苏瞬卿哑口无言。她郁闷地到了息衍的花园,她告诉息衍国主已经决定要带百里隐去拔剑了,息衍便劝她离开,但苏瞬卿觉得,那柄剑就是自己的牢笼,她走不了。

  羽然、吕归尘以及姬野去鬼市游玩,羽然是羽人,想给他们表现飞,但是憋了半天翅膀都没个影儿,姬野缓解她的尴尬,就说等她下次想飞的时候再提前告知他们。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