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缥缈录4

  • A+
所属分类:分集剧情
羽然偷偷过来瞧吕归尘,发现他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她因为吕归尘被罚,心中自然有气,她想用墨笔给他脸上画东西,还没下手却发现吕归尘流泪了,羽然吓得赶紧将笔丢开。

 

 天驱武士铁皇翼天詹大人来到姬家,看到了姬野手中的猛虎之牙,他指着宗祠上那些牌位说他都认得这些人,姬野并不知道他是什么人。随后姬谦正就来了,他看到此人,立即跪了下来,还说了一句铁甲依然在。姬野看着他们说了没几句就动起手来,姬谦正不敌此人,被打得吐血。姬野过去帮忙,反倒被此人设计差点刺死自己的爹,姬野用刚才翼天詹的招式收住了枪。姬谦正表示他会守护天驱所有的秘密,也会将代表天驱的戒指熔掉,他才离去。

  宫羽衣说既然百里缳不愿意姻亲,那就从紫梁宫里选一个人出来,封一个郡主的名号,让她嫁给青阳世子便是。百里景洪明白除了羽然就没有别人了,问到宫羽衣是否舍得,她笑着说舍得,毕竟都是无国无家的人。

  姬野找到了翼天詹说自己想跟他学枪,他对姬野却不屑一顾,姬野表达了自己的内心诉求,他终于给他演示了一遍姬野的祖父所创立的极烈之枪,极烈之枪如同它的名字一样,极强极烈,枪气瞬间就刺穿了一堵厚实的墙。姬野回到家,发现爹将戒指放进了火中,他偷偷把戒指取了出来。

  吕归尘醒来后,发现自己随身携带的戒指不见了,略微有些着急,尚官苏瞬卿便把他的戒指还给了他,还告诉他这里是国主专门在东宫为他修建的招贤馆,他闲暇之余可以读书,了解东陆的文化。苏瞬卿回来,打开一个盒子,映入眼帘赫然就是一个和吕归尘一样的戒指。

  吕归尘寄人篱下,身边也只有一个巴呆陪着,他恍若失神,巴呆就从笼子里跳了出来,吕归尘四处追着它,羽然前来踩住了巴呆的尾巴,而后把它丢进了她带来的笼子。她把笼子送给吕归尘,就是为了让他不要再在国主面前说她坏话,导致她受责罚,临走前她还吐槽吕归尘长得比姑娘还秀气,吕归尘有苦说不出。

  羽然正离开时,苏瞬卿过来服侍吕归尘沐浴,告诉他沐浴之后要去参加国主的家宴,苏瞬卿说他是百里缳的夫君,国主一定会对他好的。羽然不明白,为何国主会突然封自己为郡主,聪明的她总感觉这不对劲。但宫羽衣没有告诉她实情,只是说这是国王对她的赏识,还让她多和吕归尘接触。

  在家宴上,百里景洪介绍了他的侄儿百里隐给吕归尘,百里隐还表演了一套传自羽族的剑舞,剑法流利,脚步轻盈,赢得众人赞赏。随后就鸣钟开宴了,吕归尘不知道东陆食物的食用方法,闹了小小的笑话,苏瞬卿赶紧上去帮他,百里隐看过来的眼神,苏瞬卿有些不安。

  国主问羽然愿不愿意和吕归尘去草原,就是问她愿不愿意嫁给吕归尘的意思,羽然自然是不愿意的,一气之下就离席了。宫羽衣追上去,但气在头上的羽然听不进去任何话,把门关起来,宫羽衣也别无他法。

  苏瞬卿把吕归尘送回招贤馆,却看到了不请自来的武阳君百里隐,百里隐说了一两句话就离开了,但吕归尘还是看得出来,百里隐对苏瞬卿很是在意,一问之下才知道苏瞬卿是武阳君的养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