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赐我一双翅膀第9集分集剧情介绍

  • A+
所属分类:分集剧情
毛九为救萧临风丧命 横生枝节嫌犯警察局被杀

  龙天羽来到警察局,看着大家都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不触发,而且每个人手里的枪都被没收了。大家告诉龙天羽接到局长指示要求停止对林傲东一事进行调查,龙天羽大怒质问大家难道不想为林局长报仇吗?大家虽然有报仇的心,可是却无法拿到批文,龙天羽打电话给局长也无人接听,龙天愤怒掀翻了电话。

  正在锻炼的林九歌接到通知去见典狱长,典狱长让林九歌提出最后的要求,可以尽量满足她。林九歌提出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典狱长命人带着林九歌出去放风。

  青雕打赌林九歌还会不会从禁闭室出来输掉了,苗羽凤属下赢得一盒烟,孝敬给苗羽凤。林九歌被带出来看到新囚犯独自蹲在地上落泪。脸上也都是伤痕,林九歌慌忙凑上去向她道歉,知道上次让她捎话连累她挨打了。

  青雕看着林九歌提出和苗羽凤再次打赌,赌明天林九歌会不会死,苗羽凤一言不发离开不理会青雕。青雕叫嚣,认为苗羽凤是不敢赌。

  林九歌找到苗羽凤帮忙,她不愿意不明不白死在这里,在林九歌看来苗羽凤是好人,也知道她在监狱里的地位,就算是典狱长都要给她几分面子,而林九歌也已经了解了苗羽凤的过往,知道她是一个有正义感的人。苗羽凤却声称自己帮不了林九歌,这件事也只能靠她自己。

  龙天羽来找局长,告知局长已经找到了重要线索,希望能进一步来审查林九歌的案子。

  冷念之心存仁善,不忍心林九歌死去,就偷偷写了一封关于林九歌的怀孕文件,提出暂缓执行死刑。冷念之将这个文件夹在一沓子文件之内让典狱长签字。典狱长相信冷念之做事认真,几乎也不看就签字,可是笔突然没有墨水了,典狱长答应签完之后明天交给冷念之,冷念之只好点头答应。

  龙天羽开车偷偷来到制碱厂,翻墙进入院内,并突然袭击了两名巡逻的保安,进入了一间房里。外面突然有人影闪过,推开门进来的人居然是萧临风。

  萧临风告诉龙天羽有大个子要杀他,幸亏他命大躲过了,只是现在找不到毛九和师妹毛凤的下落,他感觉师妹和师傅都被大个子关在在这里。龙天羽也告诉萧临风那个大个子就是杀死林傲东的真凶,如果找到他或许就能找到毛凤和毛九。

  几个守着毛九的人在打牌,毛九从后面教给一个人打牌赢了不少钱,此人高兴了,可另外三个人却把这股气都撒在毛九身上,还要调戏毛凤。龙天羽和萧临风及时出现,毛九忙叫萧临风过来救他。

  萧临风趁着龙天羽和几个守卫打架时候去把毛九和毛凤解开,几个人刚要开门离开,大个子就已经举着手枪进来,龙天羽还来不及拔出手枪。大个子认为自己手中的子弹足够让龙天羽等人毙命了,龙天羽闭上眼睛等死。岂料,毛九飞出一张扑克牌刺入大个子手背,大个子的手枪掉落地上,这一招让萧临风称赞有加。

  龙天羽趁机冲上去和大个子缠斗,大个子手下也相继赶来,萧临风和毛凤毛九都一起展开拼杀。有人偷偷拿枪瞄准了萧临风,毛九见状冲上去挡住了子弹,龙天羽大怒一招打蒙了大个子。萧临风流着泪忙叫师傅,声称自己喜欢被师傅骂,希望师傅能继续骂他。毛九看着萧临风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目光看向毛凤。萧临风知道毛九的意思,答应会照顾好毛凤,也会为毛凤准备一份大大的嫁妆,毛九频频点头,有话想要说,可是就是说不出来,只能用血写下一个王字,随后就口吐鲜血咽气了。而萧临风再也无法问出这个王是什么意思,萧临风答应一定会为毛九报仇雪恨。

  大个子被带回警察局,龙天羽逼问大个子为什么要杀害林傲东陷害林九歌,大个子就是冷笑什么也不肯说,龙天羽指责大个子就是不说话他杀死大宝和毛九也足够他死两次了。大个子提出要见律师,在律师来之前他也有权保持沉默。

  大个子叫佘大莽,龙天羽带着佘大莽来见局长,声称这个人有很大嫌疑刺杀林傲东的人,让局长派人彻查制碱厂。局长沉默不语,此时,警察局所有警员都过来,一致要求为林九歌洗清冤枉彻查制碱厂,局长迫于压力只好命令刘强带人去彻查制碱厂。

  龙天羽看着佘大莽给律师打电话,佘大莽告知对方他在警察局,制碱厂已经出事了,希望对方能赶紧过来。在佘大莽打电话的时候龙天羽就看到了他的电话号码,随后命人查清楚电话号码是哪里的。

  龙天羽让萧临风为林九歌作证,推翻之前的证词,他也会去找法官紧急对死刑叫停,萧临风答应,龙天羽让属下送毛凤离开。

  龙天羽担心横生枝节,让萧临风直接住在警察局里,明天一定去法庭。萧临风希望能将佘大莽绳之以法,也希望龙天羽能代替他向林九歌道歉。

  林九歌在牢房里辗转反侧,想起之前龙天羽的话,龙天羽一直鼓励她有明天就有希望,希望她能给他时间找到真凶。林九歌看着面前放着林傲东坟前的土沉思良久。

  局长来找龙天羽,认为是胜利在望,但是不知道龙天羽为什么还要眉头紧皱,就只剩下开庭的时间了,证人和凶手都已经找到了。龙天羽抬头看看钟表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了,只要天亮问题就解决了。可就在这个晚上,制碱厂突然起了大火。

  律师来警察局要求见佘大莽,而那个佘大莽打去的电话还是一个神秘电话根本就查不到。龙天羽正在纳闷的时候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原来律师的公文包里带有炸弹,已经炸毁了佘大莽的牢房,佘大莽也当场毙命。制碱厂又被焚烧似乎一切证据都没有了,龙天羽忙去找萧临风,却也不见了萧临风。

  天亮了,严敏等人为林九歌送来了西餐,这是她的最后一餐,林九歌呆呆坐在床上,默默吃着那些东西。陆佳一旁劝说林九歌把牛奶也喝掉,林九歌都听话一一照做。严敏命令让林九歌把衣服换上,这是林九歌来时候脱下的衣服。

  龙天羽四处寻找都没有找到萧临风,愁眉紧锁,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此时天空中一声炸雷响起。

  牢房里,林九歌已经穿戴好了自己的衣物,端着林傲东坟前土离开,临行前看了一眼留在床上的两个订婚戒指。牢房里的女囚犯们一个个多看看这林九歌被押出去。

  此时,冷念之跑到典狱长这里焦急等待要收回之前送来的文件,典狱长看到冷念之如此关心,打算仔细看看文件。而就在此时,保姆跑来告诉典狱长不见了嘟嘟,典狱长慌忙起来去找女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