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十二时辰第36集分集剧情介绍

  • A+
所属分类:分集剧情
圣上难以决断太子和右相的对决 点燃灯楼的引线已经启动

  李必自信地告诉龙波,张小敬一定能拦住龙波,但是龙波认为张小敬害怕水。果然,此时张小敬正在密道遭遇水患,但是他无所畏惧,仍旧游泳向前。

  圣上考虑到太子既然一心让一个死囚办案,就答应再给他半日时间,只是想知道已经半年了,为什么还不能断案。太子认为都是受了右相的阻挠,指责他把靖安司的司丞换成了自己人。右相反驳说是是因为太子办案不力,贼人都已经烧了衙门,就凭这一点就该问责太子,送衙门审问。太子解释说之所以被烧是因为右相调走了靖安司的守卫,无人能敌。右相又说起王韫秀指认张小敬是主谋,而王韫秀是王宗祀的女儿,王宗祀又与太子交好,应该不是诬告,所以才让靖安司的守卫将张小敬押到右相府。太子认为完全是王韫秀的个人行为,与王宗祀没有关系,然后大骂右相是狗,竟然到处胡乱攀咬。圣上指责太子指使何孚谋杀右相,太子坚决予以了否认。

  张小敬遭遇水患后昏迷,苏醒后发现自己在灯楼里的水轮的位置,是它来驱动整个灯楼,灯楼费用的一半用在这个地方,到时候龙首渠的水会被引到此处,一旦启动就停不下来,张小敬不由得暗暗担心广场上的数万百姓的性命。

  另一边,龙波询问李必还有什么要问的,李必再三追问龙波的幕后主使到底是谁,龙波拒不作答。

  太子和林九郎在圣上面前使出浑身解数,进行激烈较量。圣上一时难以决断,于是想听听何执政的意见,到底太子是否是冤枉的。右相威胁他想好了再回答,称圣上已经看了何孚指认太子的认罪状,如果何执政胆敢欺君进行翻供,就要被押到天牢。圣上让何执政如实说,承诺自己决不会袒护亲生儿子。

  太子询问父亲,在他心目中儿子与右相谁更重要,圣上认为右相重要,太子听后十分伤感,想掏一些东西出来但又停下,有大臣提醒太子拿出证明右相有罪的证据,可是太子只求父王保老师平安,向父亲保证老师一心忠于圣上。见何执政始终没有表态,右相指责何执政无礼圣上。太子希望父亲看在老师年迈的份上多加体恤,圣上没有继续问下去,声称已经疲倦,熄灯休息。

  龙波让闻染赶紧坐车离开灯楼,和她的恩公一起走,因为灯楼即将被引爆。李必希望龙波留太子性命,可以不让张小敬阻挠他的行动,结果无人理睬他。

  鱼肠认为没必要留下张小敬性命,龙波认为张小敬还有用,鱼肠询问龙波她与张小敬谁更重要,龙波回答说不知道,他只想与她一起走,而把张小敬留下来。

  张小敬行进到大灯楼,发现麒麟臂正在进行运转,立即去找毛顺询问麒麟臂停下来的办法。被告诉说已经停不下来了,只要他点燃108支小灯中的任何一个灯,他们马上就要去投胎了。提醒他不要指望用弹指功灭掉灯,他满把手也只能灭掉一半灯。可是张小敬还是想救百姓和圣上,毛顺询问张小敬,如果只能救其中一方会救谁,张小敬没有回答。

  陈玄礼巡逻的时候指使手下增加对入口的人手,以防有坏人侵入,却减少了对灯楼的防范,因为人手不够用。都怪有人说了坏话,让圣上禁止多带兵到此。他还感叹灯楼离圣上的花萼楼太近,一旦有攻击就不能保圣上性命。

  吉温听说右相在圣上那里没能完全得势,于是很厌烦庞灵报时的声音,却被庞灵提醒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一旦张小敬被确认不是凶手,那么就会追查他吉温的责任。吉温于是想找个替罪羊,这个人不能有背景而且还要和案子扯上关系,于是抓了程参出来,程参认为抓自己对吉温很不利,一旦圣上知道自己是假的凶手,就会追究吉温的责任,而且如果知道他一个小人物把长安闹成这样,一定会让天下人认为很多官员无能,得罪了这些官员,他们就会杀吉温封口。程参认为出这个主意的人一定是恨他,吉温此时看了赵参军一眼。程参自告奋勇为吉温查出真正的凶手,如果失败再拿他当作从犯不迟,让吉温带自己去档案房看有无残卷可用,被吉温认为说的有道理。

  毛顺告诉张小敬,灯楼最终会化做一个老子的摸样,圣上会在老子的目光中死去。老子身周有12 灯房,丑正一到就会点燃,灯楼就会依次展开,连接灯房的是麒麟臂,龙波准备冒充工匠为它检修,趁机将填满石脂的麒麟臂运进来,在进行更换的时候引爆。张小敬认为只要崭断中枢柱,主柱就不会炸,然后就只剩下灯房,在展开前弄断麒麟臂即可。毛顺告诉张小敬,真正的引线已经启动了。而此时的严太真等人还在夸赞灯楼好看,圣上正在半睡半醒状态,众大臣仍跪立帐外守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