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十二时辰第30集分集剧情介绍

  • A+
所属分类:分集剧情
何孚供认太子谋杀右相但与父亲无关 姚汝能认为单凭李必不能护太子周全

  天宝二年七月,太白山。李必与檀棋、姚汝能躲避到这里修道,姚汝能讥讽檀棋快成山姑了,他很喝不惯这里的东西,还讥讽李必已经修道了两年之久但也未见成果,李必却说还要修10年,让姚汝能自己悟出一些东西。姚汝能生气,刀砍亭子,扔掉篓子,指责李必就会耍贵族脾气,谁也看不起。李必让他滚,姚汝能发誓如果回来就是小狗,可是遇到大雨又只好返回,然后只好实话实说太子很想请李必出山。姚汝能也想出力,向太爷爷学习,为圣上不惜得罪众人和三代没落。他也想誓死为太子做事,还想超越太爷爷,做的更好。

  太子对李必说放眼大唐,只有李必能帮他,救长安于水火,李必表示必定不负使命。

  右相府里,何孚听到何执政叫自己的名字,立即迎接何执政。何执政看到何孚双目失明心痛不已,何孚安慰何执政,说自己还要过灯节,写灯谜。

  李必向林九郎行礼,要求以圣上钦定的职务审问犯人,林九郎同意了。李必知道何孚不是置百姓于不顾的人,希望他能说出主谋。何孚以为杀一人可以救一船人,就很不情愿地说出是太子指使他谋杀林九郎,与父亲无关。李必根本不信,问何孚龙波要带着伏火雷去哪里,何孚却突然自杀,何执政不由得仰天长叹。李必向林九郎指认龙波才是主谋,亲眼看到他带蚍蜉们袭击靖安司,只有去抓龙波才能结案。林九郎只想拿到何孚的证词,弹劾太子和何执正勾结谋反。

  张小敬坐在许鹤子的花车躲避官兵,有人传纸条,是徐宾所写,让他到怀远坊的纸坊。

  李必责问林九郎没有经过三司会审的理由,林九郎不回答,还不由分说就让何执政离开,何执政坚持不走,林九郎派甘守诚把何执正和李必都送走,李必认为林九郎有违唐律,没想到林九郎拿出三司大印盖到供状,并押送檀棋到大牢,裴尚书劝李必要识时务。

  吉温为姚汝能送去酒菜,程参多日挨饿,扑上饱餐一顿,姚汝能劝程参离开长安去西域。

  李必再三强调龙波不可能是太子同党,只是一个侠士而已,林九郎反而劝说他不要再为太子效力。

  元载奉命押送姚汝能出城,王韫秀怀疑元载想以此讨好林九郎。元载表示不会屈服于林九郎,只是利用他而已。

  林九郎指使裴尚书以李必的口吻伪造供词,说太子与何执正联合加害林九郎,李必借查案之机掩盖案情,瞒天过海,李必拒绝在供词上签字画押。林九郎用檀棋的命威胁李必就范,檀棋宁可一死也不愿意让李必向林九郎低头。

  元载护送姚汝能来到右相府,就在这时,张小敬由于过度疲劳而渐渐入睡,梦到当年杀死谭同寿后被押进死牢,是徐宾前来探望,还送来食物。后来被选到靖安司,并将此消息传给了他。徐宾透露将用大案犊术把他推荐给李必办案,还提醒张小敬不要相信任何人免他死的承诺。许鹤子听到关于徐宾的陈述后,决定把张小敬送到他想到的地方。

  裴尚书逼姚汝能揭露太子的罪状,姚汝能交代景龙观藏有太子私会朝臣的密室,太子三次密会李适之,韦坚,裴宽以及皇甫惟明,妄图夺取政权,掌握财政大权。李必批判姚汝能背信弃义。姚汝能认为单凭李必不能护太子周全,劝他审时度势,也要为檀棋着想,反正现在大势已去,太子谋逆的罪名已无法更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