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十二时辰第22集分集剧情介绍

  • A+
所属分类:分集剧情
鱼肠被关押后李必加紧讯问伏火雷下落 何孚再三催促行动龙波却非等鱼肠归来

  张小敬看到了禁军,奇怪郭利仕这么快就知道了这里的消息,原来是伊斯用信鸽告诉郭利仕的。以前,在郭利仕的引见下,伊斯曾经见过圣上几次,为他念过经,圣上承诺过伊斯如果有事尽管找他。

  吉温马上报告给了林九郎,林九郎奇怪一向保持中立的郭利仕突然帮起太子。他突然有个计划,让圣上知道狼卫想袭击自己这个当朝丞相,然后再说郭利仕知情不报。这样的话,按照唐律就可以指控郭利仕犯了同谋罪,所以一直想让郭利仕承认知道狼卫想袭击丞相。正好此时郭利仕前来传达圣上口谕。

  郭利仕声称圣上召见林九郎还有其他重臣,太子已经动身迎驾,希望林九郎也尽快动身,不要迟到。林九郎询问他可曾看到自己给圣上的一封密信,上说狼卫想袭击丞相,郭利仕装做不愿掺合他人之事,极力回避问话。声称自六岁进宫以来就是依靠六个字生存:不瞎猜,不乱说。林九郎立即予以回敬,之所以坐到了丞相位置就是靠四个字:揣度他人。他推测郭利仕这次来一定是因为圣上看了自己的信件,圣上不好意思直接问郭利仕怎么办,想借自己的口问郭利仕。林九郎步步进逼,非要郭利仕表态,郭利仕只好说该抓谁抓谁。林九郎进一步追问李必是否也该抓,郭利仕不好回答,于是匆匆而去。

  郭利仕出门,立即吩咐手下捉拿何孚,对外就说是何孚独自作案,与他人无关。可是何孚已经离开了住处,前去密会龙波。他所到的地方叫自雨亭,何孚详细说出了它的独特之处。原来何孚正是这家宅院的原来主人,家父被林九郎陷害以后,就归了林九郎所有。何孚叫嚣林九郎万万不会想到,要杀他的人就躲在他的宅院里。当他迫不及待地等着龙波下令实施攻击时,龙波却说再等等。何孚气愤已经苦等了十年,可是龙波却为了一个杀手还没归队而推迟行动。何孚提醒他杀手已经不可能回来,因为她杀了全部的僧人,早被杀死或者活捉,可龙波不相信鱼肠会被抓住。闻染也劝龙波要为大局着想,救不回来鱼肠了。

  郭利仕手下的禁军将鱼肠押送到了靖安司,姚汝能发现这个女人很面熟,想起来她曾想混出关卡。里正还提到过一个女人长期与龙波住在一起,也应该就是这个人。

  吉温从甘守诚那里得到上述情况,马上报告给了林九郎,林九郎指示甘守诚撤军,不要让人觉得在争功。

  李必想留下禁军一用,可是禁军统领以各管一段为由拒绝了,不想和右骁卫、神武军有争功的嫌疑。已经没人守卫的靖安司很不安全,檀棋想留下来保护李必,可是李必却让檀棋去保护张小敬,担心他一个人独闯刘记书肆太危险。刘记书肆是守捉郎的联络点,李必吩咐徐宾调查守捉城最近都有哪些大的交易,可是守捉城这样的地方有很多,而且守捉郎做事很隐秘,不容易查到。

  李必紧锣密鼓地追查龙波及伏火雷的下落,弄醒了昏迷中的鱼肠,鱼肠立即挣扎起来,可是无法挣脱捆绑的绳索,因为禁军捆得十分结实。鱼肠声称只要解开一根绳子就回答一个问题,但李必只需要她说出龙波及伏火雷途径哪里即可,鱼肠没有吭声。

  李必本来想传递消息,但是考虑到熟悉望楼的陆三已经叛变,都能一一破译,李必最终只好作罢,但又没有别的办法,而且根本来不及了,只好还用望楼发出消息。

  正在节日游玩的靖安司原班人马纷纷抬头望见望楼发出的消息,明白消息的意思是速回办案,于是准备立即归位,有人遭到夫人阻拦,担心马上代政的林九郎对靖安司发难,连累丈夫受到牵连。林九郎是出名的心狠手辣,一定会迫害太子身边的人,包括李必。可是有人就是想在有生之年做件能说得出口的事情,以便配得上夫人。夫人感动,最终同意丈夫继续回靖安司效力。

  与此同时,狼卫正在绘制靖安司的位置和周边部署,也看到了望楼发出的消息,得知靖安司又在召回人马继续查案,抓到了一个活口,好象有了线索。何孚一听十分紧张,再度催促龙波赶紧行动,因为自己已经暴露了,有人去义父那里抓他了。而且林九郎已经动身了,距离目的地勤政楼很近,中间只有两坊,林九郎会很快通过,一旦林九郎到了勤政楼就更难下手了,因为那里有神武军把守。

  可是龙波不想丢弃任何一个兄弟,何孚认为大家最后都是个死,又何必在意一个手下,提醒龙波别忘了江湖规矩,拿人钱财就该听从指挥。可龙波只想按照自己的想法办事,表示做事从不按规矩。何孚无奈,只好将本来生气夺走的图纸归还龙波,但是最后提醒他两点,第一,就算是去救鱼肠,也救不回来,第二,还会搭上众人的性命,一分钱酬金也拿不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