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十二时辰第19集分集剧情介绍

  • A+
所属分类:分集剧情
郭利仕冒着毁掉前程的危险救出张小敬 李必向曹破延要求说出狼卫的秘密

  崔器遇到正在向外走的张小敬挟持赵七郎,大喊有人劫持了赵参军,赶紧救赵参军。赵七郎却说崔器与张小敬是一伙的,号令手下将崔器拿下。崔器手下责怪道好心捉来张小敬,赵七郎却不领情,还不如将张小敬押回靖安司。

  张小敬低声告诉赵七郎赶紧把自己送出翁城,赵七郎不从,认为张小敬要求太过分,竟然让自己送囚犯出城,他不想因此触犯刑律。张小敬威胁他若是不从就将他弄成残废,赵七郎只好要求手下立即拿下崔器,以便送张小敬出翁城。

  就在张小敬即将脱身时,本来放下武器的崔器重新想要捉拿张小敬。混乱中张小敬丢下赵七郎,与檀棋、姚汝能仓皇逃走。

  可是好景不长,很快遇到了右骁卫的豹骑军,为首的甘守诚拦住去路。只见他上去打了檀棋一耳光,张小敬怒斥他竟然打女人。甘守诚自称就喜欢打女人,生气张小敬竟然烧了右骁卫官署,自大唐以来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做。

  檀棋为张小敬鸣不平,警告甘守诚不要关押有功劳的张小敬。就在刚才,是张小敬救了长安。张小敬他日若是与圣上叙功,定将甘守诚的前程毁掉。甘守诚对此不予理睬,他很想知道檀棋是谁身边的人,威逼要对她动刑。檀棋毫不畏惧,在烧红的铁板上按照甘守诚的吩咐跳起舞来。她承认是李必身边的人,但是救张小敬完全是因为仰慕他的英雄豪情,偶然看到张小敬被关押在右骁卫,临时起意来救他,准备与他远走高飞,从此不再做奴婢。甘守诚看了檀棋偷出来的自己的奴籍半信半疑。

  李必从老师那里回来,身体还是被那个药丸影响,十分虚弱,倒在了街市。他托人将一封信由高全送到郭利仕手中,声称如今只有张小敬才能救长安,希望他一定救出张小敬。高全提醒郭利仕右骁卫那里可都是右相的人,不会轻易放人。而且郭利仕与右骁卫分管的守卫区域不一样,到右骁卫那里采取行动,属于越权操作,容易引起圣上猜疑,还是不要因为长安的一日安危而耽误了后半生。可郭利仕执意前往右骁卫救人,因为他通过种种事情看到张小敬确实是为了长安着想,而且他被李必誓死保卫大唐的精神感动。

  郭利仕到了右骁卫以后,声称圣上已经将靖安司所有人列为功臣,就算是张小敬烧过右骁卫,也要移交给自己审问。如果有人责怪,就推到自己身上,甘守诚只好放人。虽然是放人,但是甘守诚要求张小敬不得再出现在靖安司,而且叫嚣接纳归降的旅贲军。张小敬抱起脚被烫伤的檀棋离去,认为檀棋是真心喜欢自己,但是檀棋嘴上并不承认,说幸亏自己从小就在烧热的铁板上练习舞蹈,所以并不畏惧刚才的刑罚。

  林九郎得知郭利仕冒着丢掉前程的危险去救一个死囚很不理解,怀疑一定是有重大原因。重获自由的张小敬看着观灯的人海很是欣慰,虽然这些百姓早已忘记刚才拯救他们的是谁,但是看到他们安全就已经非常心满意足。

  在徐宾的带领下,张小敬等人沿着靖安司旁边的景龙观的一条密道去找李必。檀棋仍然以奴婢的身份伺候着李必,她刚才出示的奴籍是伪造的,并没脱离奴籍。张小敬与李必两人都发誓不改初衷,仍旧保护长安的百姓,可是要查出运载伏火雷的大车很难,因为这里有上万辆来来往往的大车。

  张小敬分析,除了狼卫以外一定有另一个强大的敌人。狼卫起初一直想要长安舆图,说明他们并不熟悉长安,可是后来被安排在离闹市很近但又很不起眼的地方落脚,有两个出口可供大车出入,这个位置选择之好,只有熟悉这里的人才能做到,这个人一定有强大的人脉和财力。李必听到这里,想起了一直隐藏在老师身边的何孚,一直想要用伏火雷复仇右相,但是并没告诉张小敬这个人。张小敬想从曹破延口中得到线索,可是李必不让去问,决定自己亲自去问,似乎不想张小敬知道更多的秘密。但是发现曹破延已经时日不多,而且不能开口说话。

  闻染在牢狱中散发降芸神香,这种东西能焕起人的心中恐惧,众人应声倒下。闻染骗守卫说有人得病,趁他们进牢时迷倒了他们,然后从程参那里询问出张小敬已经从牢狱逃走了。

  李必向曹破延透露自己就是捉拿他们的人,而且他们的计划已经失败。他现在面临两个选择,其一是吃一种药物,足以能够开口说出自己的事情,然后很快就会死掉。另一选择是不吃药,但是要过漫长时间才死。如果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死去,就没人能知道他来过长安,没人能记得他的荣耀。曹破延最后选择服用药丸。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