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十二时辰第4集分集剧情介绍

  • A+
所属分类:分集剧情
张小敬被放出后严查油坊私藏燃油 龙武军威逼接管靖安司何监被解职

  曹破延由于带错路受到右刹责罚,被削去了顶发,按照他们的传统,这就是失了地位。曹破延请求保住自己的灵魂,以便能看女儿。狼主自称父亲买下了他的祖父,所以曹破延家的人都属于他,曹破延没有权利决定自己的一切。

  曹破延不服责罚,认为人人都有可能失误,右刹更有责任,因为崔六郎是右刹指定的线人,可这个线人最后却是朝廷那边的人,右刹怒斥曹破延没资格讨论主子的责任。

  何监看大司徒非要找人抵罪才能平息愤怒,为了平息愤怒,他主动请求大司徒责罚他,大司徒被他的精神所感动,决定自己去平息怀远坊那里的愤怒。大司徒还有一事相求,不愿意李必检查他们怀远坊那里的朝贡人,可李必坚持要查,认为很有必要,只有这样与户籍对照,才能找到隐藏的狼卫,大司徒表示理解,回去照做,结果查到一个叫龙波的人很可疑。

  衙门在更新户籍信息时发现龙波登记的还是以前的信息,推断他不是采取的虚假信息就是冒名顶替。经过调查,里正透露龙波最后一次露面也是两个月前,消失很久了,而且没有明显的面部特征。

  姚汝能带人去查,发现龙波房里有许多金币,但人却不知去向。里正告诉姚汝能,龙波还有个娘子和他同住,而这个娘子总喜欢在手臂上系上几枚铜钱,随后姚汝能在龙波房中发现暗藏着一个物件,便让望楼传了信回给张小敬和李必,说龙波此人十分可疑。

  张小敬在监狱里大叫放自己赶快出去,有重要的事情汇报,被放出后命令封锁怀远坊,所有点火者都要被禁止。调查长安所有的油坊,看谁在私自藏油。无论背景关系有多大,即便是御用的燃油也要查,何监警告说这样做靖安司会被圣上立即查封,如果没了靖安司,也就没人庇护他完成任务。有人提醒何监不要逼急张小敬,因为张小敬是个杀人狂。何监带张小敬到一处个别谈话,忠告他执意要查的话会连累很多人。

  右相透露何监精神尚可但身体不行,圣上快要让他还乡了。果然,已经有人不再害怕他的存在了。龙武军陈参军前来接管靖安司防务,右骁卫的赵参军奉右相之命也来接管,双方都闯进了靖安司的大门。

  李必询问两人接管之后准备如何抓获狼卫,陈参军打算关闭城门进行大搜捕,李必告诉他这样只能造成恐慌和混乱,历数不他们作为的种种事件,龙武军曾经出动人马维持民间活动秩序,但是对于民众相互踩踏却也不管,陈参军听后大声怒斥李必竟然记龙武军黑帐。

  李必问起陈参军圣上与百姓谁更重要,陈参军认为自然是圣上重要,李必认为两者都重要,就凭陈参军这一点,就不放心把靖安司交给他,指责他完全不顾百姓安危。

  陈参军不想与李必继续口舌之争,借口每个人都要服从上级命令,于是硬闯进了靖安司。徐宾呵斥陈参军无礼,见了何监居然不拜。提醒他说何监是正三品的官员,理应受到礼遇。没想到何监已经被圣上免职了,一个公公宣读了圣上口谕,圣上念及何监年事已高,心疼何监太过操劳,决定恩准何监之前提出的辞呈,回家乡静养。

  何监听后觉得很突然也很失落,还是很担心陈参军找不到狼卫的线索。陈参军反问李必,难道他就能保证找到线索。何监请求陈参军给一个时辰的时间让李必找到线索,陈参军非要征询何监找不到线索之后如何承担责任,何监悲伤地说如果还找不到线索,那么长安将面临一场灾难,陈参军同意了何监的要求。

  张小敬看李必备受压力,表示可以随时交出靖安司令牌,好让李必向陈参军交差,而他自己不怕重新回到牢狱。没想到李必很坚定,非要把这个案子查到底。张小敬有点怀疑李必的能力尚浅,觉得他太年轻,不足以抗衡对手。李必觉得圣上能够做到的事情他也能做到,当年圣上成大事时年方25岁,而自己当今也已经23岁。

  李必表示自己决定下来的事情便会义无返顾,即使自己遭遇不测,也要张小敬继续完成任务,执掌起靖安司的重任,张小敬听到这样的嘱托感到很意外。

  何监想处理完这个案子再正式退休,可是没有得到批准。何监最后一个请求是参加完灯宴,可是也没有批准,灯宴的名单里没有他的名字。李必猜想这一定是右相搞的鬼,何监嘱咐他千万别去招惹右相,现在要做的就是全力破案,不能出现任何错误,他们已经输不起。

  何监准备还乡了,李必为何监准备马车,何监非要骑自己的小毛驴,想骑着毛驴再好好看一眼长安,他舍不得长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