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真朋友第26集分集剧情介绍

  • A+
所属分类:分集剧情
程真真父母与白阿姨见面 邵芃橙主动见程真真父母

  程真真接到程母视频电话,程母在电话里关切地问程真真上次借钱的事。程真真一时无语,程母告诉她,他们老两口放心不下,已经买了云上海的火车票,明天就到上海。

  邵俭有些兴奋地叫住穆云平,跟他谈论起邵芃橙策划案里的青年公寓。穆云平不认同这种方式,他觉得中国人的消费观念中,买房还是让人更踏实。邵俭列举邵芃橙策划案里的一些观念,他说社会在进步在发展,青年公寓这种模式现在非常有前景。邵俭大赞邵芃橙有进步,他让穆云平云准备一下对这个项目好好调研调研。

 

  井然陪着程真真来火车站接父母。程真真把井然介绍给父母,父母愣住了。随即程母眉开眼笑,她对帅气的井然非常满意。一行人有说有笑十分融洽。

  可一旦入住酒店,程真真父母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向程真真打听井然的情况。他们问及程真真与井然发展到哪一步,程真真欲言又止地说,井然已经向自己求婚,可自己还没想好没答应。程真真父母大惊,他们说女孩子结婚这事一定要慎重。

  花园店里邵芃橙好奇地问喜善,程真真去了哪里。喜善告诉他,程真真父母来上海了。郝美丽这时酸溜溜地说,她听说程真真父母这次来见亲家,是谈程真真和井然的婚事,她说没想到程真真不动声色地就钓到井然这样的大鱼。邵芃橙心中暗惊,心里五味杂陈。

  井然母子请程真真一家人吃饭。白阿姨热情地向程真真父母征求意见,她说想乘他们来上海把程真真和井然的婚事谈一谈。程真真有些愕然,程真真父母也吃惊不小。程父委婉地说婚姻大事要好好考虑,白阿姨自顾自地说,自己已经替程真真和井然考虑好了,房子也买好了,甚至连将来生孩子的事都考虑到了。程真真父母有些愕然。

程父反驳白阿姨的观点

程父反驳白阿姨的观点

  白阿姨接着说,她已经想好了,程真真结婚后就不要工作了。程真真一家人又有些吃惊,白阿姨解释说,程真真将来跟井然在一个单位工作并不太好,再加上程真真的收入也不高,没必要上班。程父当即反驳,他说女孩子不能没有工作,经济上一定要独立,封建传统思想应该改良,应该与时俱进。白阿姨当即变了脸色,气氛顿时尴尬起来。

  程家一家人回到酒店后,程父程母发表对井然母子的看法。程母说井然很不错,只是他母亲有些不简单。正说着话邵芃橙突然不请自来地拜访程父程母。邵芃橙投其所好地给程父程母带来小吃,小吃的口味分别考虑到程父程母两人的喜好。程父程母笑得合不拢嘴,他们大赞邵芃橙有眼色。

  白阿姨回了酒店心情也很不好,井然在一旁安慰她,他说今天白阿姨似乎对程真真有些苛刻。白阿姨当即急了,她说自己是把程真真当儿媳来待,她是真心真意为井然和程真真两人好。井然耐心劝说母亲,他说有些事可以慢慢来。

  邵芃橙跟程父谈起自己青年公寓的设想,程父程母越听越兴奋,他们越谈越投机。就着邵芃橙带来的小吃和啤酒,程真真一家人跟邵芃橙边吃边聊边喝。邵芃橙喝到最后醉的与程父素称父子,程真真哭笑不得。

  次日井然一大早来找程父程母说要带他们去看房。井然歉意地为昨天吃饭时的事道歉,程父程母没有计较。接着程父程母去看了房子,程父程母对房子赞不绝口,他们主动提出说买房是大事,他们手上还有一百万。白阿姨告诉程父程母,房款由井然出了,他们不用操心,程父程母非常满意。

白阿姨让程父程母出装修费

白阿姨让程父程母出装修费

  井然为示诚意告诉程父程母,他准备在房本上写上他和程真真两个人的名字。程父程母很欣慰,白阿姨却当即变了脸色。白阿姨面色不悦地看向井然,可当着程父程母的面她不便多说。白阿姨犹豫片刻满面笑容地提出一个建议,她建议将程父程母的一百万做装修费。白阿姨振振有辞地说,婆家买房娘家装修,他们双方都能表达对儿女的爱。程母闻言与程父面面相觑。

程真真父母与白阿姨见面 邵芃橙主动见程真真父母

  程真真接到程母视频电话,程母在电话里关切地问程真真上次借钱的事。程真真一时无语,程母告诉她,他们老两口放心不下,已经买了云上海的火车票,明天就到上海。

  邵俭有些兴奋地叫住穆云平,跟他谈论起邵芃橙策划案里的青年公寓。穆云平不认同这种方式,他觉得中国人的消费观念中,买房还是让人更踏实。邵俭列举邵芃橙策划案里的一些观念,他说社会在进步在发展,青年公寓这种模式现在非常有前景。邵俭大赞邵芃橙有进步,他让穆云平云准备一下对这个项目好好调研调研。

程真真父母来上海

程真真父母来上海

  井然陪着程真真来火车站接父母。程真真把井然介绍给父母,父母愣住了。随即程母眉开眼笑,她对帅气的井然非常满意。一行人有说有笑十分融洽。

  可一旦入住酒店,程真真父母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向程真真打听井然的情况。他们问及程真真与井然发展到哪一步,程真真欲言又止地说,井然已经向自己求婚,可自己还没想好没答应。程真真父母大惊,他们说女孩子结婚这事一定要慎重。

  花园店里邵芃橙好奇地问喜善,程真真去了哪里。喜善告诉他,程真真父母来上海了。郝美丽这时酸溜溜地说,她听说程真真父母这次来见亲家,是谈程真真和井然的婚事,她说没想到程真真不动声色地就钓到井然这样的大鱼。邵芃橙心中暗惊,心里五味杂陈。

  井然母子请程真真一家人吃饭。白阿姨热情地向程真真父母征求意见,她说想乘他们来上海把程真真和井然的婚事谈一谈。程真真有些愕然,程真真父母也吃惊不小。程父委婉地说婚姻大事要好好考虑,白阿姨自顾自地说,自己已经替程真真和井然考虑好了,房子也买好了,甚至连将来生孩子的事都考虑到了。程真真父母有些愕然。

  白阿姨接着说,她已经想好了,程真真结婚后就不要工作了。程真真一家人又有些吃惊,白阿姨解释说,程真真将来跟井然在一个单位工作并不太好,再加上程真真的收入也不高,没必要上班。程父当即反驳,他说女孩子不能没有工作,经济上一定要独立,封建传统思想应该改良,应该与时俱进。白阿姨当即变了脸色,气氛顿时尴尬起来。

  程家一家人回到酒店后,程父程母发表对井然母子的看法。程母说井然很不错,只是他母亲有些不简单。正说着话邵芃橙突然不请自来地拜访程父程母。邵芃橙投其所好地给程父程母带来小吃,小吃的口味分别考虑到程父程母两人的喜好。程父程母笑得合不拢嘴,他们大赞邵芃橙有眼色。

  白阿姨回了酒店心情也很不好,井然在一旁安慰她,他说今天白阿姨似乎对程真真有些苛刻。白阿姨当即急了,她说自己是把程真真当儿媳来待,她是真心真意为井然和程真真两人好。井然耐心劝说母亲,他说有些事可以慢慢来。

  邵芃橙跟程父谈起自己青年公寓的设想,程父程母越听越兴奋,他们越谈越投机。就着邵芃橙带来的小吃和啤酒,程真真一家人跟邵芃橙边吃边聊边喝。邵芃橙喝到最后醉的与程父素称父子,程真真哭笑不得。

  次日井然一大早来找程父程母说要带他们去看房。井然歉意地为昨天吃饭时的事道歉,程父程母没有计较。接着程父程母去看了房子,程父程母对房子赞不绝口,他们主动提出说买房是大事,他们手上还有一百万。白阿姨告诉程父程母,房款由井然出了,他们不用操心,程父程母非常满意。

  井然为示诚意告诉程父程母,他准备在房本上写上他和程真真两个人的名字。程父程母很欣慰,白阿姨却当即变了脸色。白阿姨面色不悦地看向井然,可当着程父程母的面她不便多说。白阿姨犹豫片刻满面笑容地提出一个建议,她建议将程父程母的一百万做装修费。白阿姨振振有辞地说,婆家买房娘家装修,他们双方都能表达对儿女的爱。程母闻言与程父面面相觑。

程真真父母与白阿姨见面 邵芃橙主动见程真真父母

  程真真接到程母视频电话,程母在电话里关切地问程真真上次借钱的事。程真真一时无语,程母告诉她,他们老两口放心不下,已经买了云上海的火车票,明天就到上海。

  邵俭有些兴奋地叫住穆云平,跟他谈论起邵芃橙策划案里的青年公寓。穆云平不认同这种方式,他觉得中国人的消费观念中,买房还是让人更踏实。邵俭列举邵芃橙策划案里的一些观念,他说社会在进步在发展,青年公寓这种模式现在非常有前景。邵俭大赞邵芃橙有进步,他让穆云平云准备一下对这个项目好好调研调研。

 

  井然陪着程真真来火车站接父母。程真真把井然介绍给父母,父母愣住了。随即程母眉开眼笑,她对帅气的井然非常满意。一行人有说有笑十分融洽。

  可一旦入住酒店,程真真父母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向程真真打听井然的情况。他们问及程真真与井然发展到哪一步,程真真欲言又止地说,井然已经向自己求婚,可自己还没想好没答应。程真真父母大惊,他们说女孩子结婚这事一定要慎重。

  花园店里邵芃橙好奇地问喜善,程真真去了哪里。喜善告诉他,程真真父母来上海了。郝美丽这时酸溜溜地说,她听说程真真父母这次来见亲家,是谈程真真和井然的婚事,她说没想到程真真不动声色地就钓到井然这样的大鱼。邵芃橙心中暗惊,心里五味杂陈。

  井然母子请程真真一家人吃饭。白阿姨热情地向程真真父母征求意见,她说想乘他们来上海把程真真和井然的婚事谈一谈。程真真有些愕然,程真真父母也吃惊不小。程父委婉地说婚姻大事要好好考虑,白阿姨自顾自地说,自己已经替程真真和井然考虑好了,房子也买好了,甚至连将来生孩子的事都考虑到了。程真真父母有些愕然。

程父反驳白阿姨的观点

程父反驳白阿姨的观点

  白阿姨接着说,她已经想好了,程真真结婚后就不要工作了。程真真一家人又有些吃惊,白阿姨解释说,程真真将来跟井然在一个单位工作并不太好,再加上程真真的收入也不高,没必要上班。程父当即反驳,他说女孩子不能没有工作,经济上一定要独立,封建传统思想应该改良,应该与时俱进。白阿姨当即变了脸色,气氛顿时尴尬起来。

  程家一家人回到酒店后,程父程母发表对井然母子的看法。程母说井然很不错,只是他母亲有些不简单。正说着话邵芃橙突然不请自来地拜访程父程母。邵芃橙投其所好地给程父程母带来小吃,小吃的口味分别考虑到程父程母两人的喜好。程父程母笑得合不拢嘴,他们大赞邵芃橙有眼色。

  白阿姨回了酒店心情也很不好,井然在一旁安慰她,他说今天白阿姨似乎对程真真有些苛刻。白阿姨当即急了,她说自己是把程真真当儿媳来待,她是真心真意为井然和程真真两人好。井然耐心劝说母亲,他说有些事可以慢慢来。

  邵芃橙跟程父谈起自己青年公寓的设想,程父程母越听越兴奋,他们越谈越投机。就着邵芃橙带来的小吃和啤酒,程真真一家人跟邵芃橙边吃边聊边喝。邵芃橙喝到最后醉的与程父素称父子,程真真哭笑不得。

  次日井然一大早来找程父程母说要带他们去看房。井然歉意地为昨天吃饭时的事道歉,程父程母没有计较。接着程父程母去看了房子,程父程母对房子赞不绝口,他们主动提出说买房是大事,他们手上还有一百万。白阿姨告诉程父程母,房款由井然出了,他们不用操心,程父程母非常满意。

白阿姨让程父程母出装修费

白阿姨让程父程母出装修费

  井然为示诚意告诉程父程母,他准备在房本上写上他和程真真两个人的名字。程父程母很欣慰,白阿姨却当即变了脸色。白阿姨面色不悦地看向井然,可当着程父程母的面她不便多说。白阿姨犹豫片刻满面笑容地提出一个建议,她建议将程父程母的一百万做装修费。白阿姨振振有辞地说,婆家买房娘家装修,他们双方都能表达对儿女的爱。程母闻言与程父面面相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