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第47集分集剧情介绍

  • A+
所属分类:分集剧情
为容乐傅筹怒杀孙继洲 容乐服血乌白发变青丝

  傅筹反问孙继洲凭什么认为他会帮他,孙继洲笑言自己和傅筹相交多年,且为傅筹称王也立下了功劳,相信傅筹也会遵守诺言。傅筹告诉孙继洲他是不会相信孙继洲手中的布防图是真的,无忧根本不相信他也不会把真正的布防图泄露,孙继洲一直教育无忧且还能出卖无忧,并且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会出卖,这样的人难保有一天不会出卖他。

  傅筹驱赶孙继洲离开营帐,孙继洲指责傅筹过河拆桥,虽然白发妖孽的事情没有最终成功,可是他也是按照计划一直在进行,傅筹当时就有承诺要给保他平安。傅筹听闻白发妖孽的事情是孙继洲散播,差点因此将他害死在南境,傅筹心中大怒,命人将孙继洲斩首。

  傅筹心中揣测苻鸳一定是背着他做一些事情,忍不住来看北临皇帝,看到他老态龙钟的样子傅筹心中感慨良多,当年朝堂之上的皇帝是如何威风凛凛,现如今却是手无缚鸡之力。傅筹知道皇帝心中难过,苻鸳当着他的面把云贵妃挫骨扬灰,他也深深觉得内疚,如今苻鸳性情大变也是因为当年皇帝太过于宠爱云贵妃,伤害苻鸳太深所致。皇帝在衣服上写下了一个“西”字,此时,苻鸳进来要求傅筹进攻南境,傅筹并未答应,不由分说要回去休养生息。

  泠月给孙雅璃带来一些吃的,还有一些她自己的衣物,孙雅璃很感激泠月来看她,但是也担心容乐知道了会不满意。泠月声称容乐对他们都很好,也不会责怪她们,而现在容乐和无忧非常甜蜜根本就顾不上她们,孙雅璃心中恨意萌生。

  泠月从房间里出来遇到萧煞,萧煞劝说泠月不要太接近孙雅璃,也担心将来孙雅璃伤害容乐,而泠月会成为间接的帮凶。泠月相信孙雅璃不会那么做,同时也叮嘱萧煞不要告诉容乐,萧煞微笑答应,但是也叮嘱泠月不许再来,泠月答应。

  一夜之间,容乐的头发由白发变成了黑发,本以为自己恢复容貌之后会非常开心,可是现如今她无论如何也开心不起来。无忧为了他背负了太多心中的愧疚,而这一切都是傅筹造成,可是她的病居然也是因为傅筹的血乌而治好。

  此时,萧煞进来告知容乐早朝取消了,无忧已经带人去边境了,容乐大惊失色。萧煞告知容乐无隐楼传来消息,孙继洲在北临被杀了,容乐担心这件事刺激到孙雅璃不让人告诉她,并且询问泠月是否去看过孙雅璃,泠月谎称自己从未去过。孙雅璃的侍女春泥要求见容乐,容乐担心是孙雅璃出事了立刻让萧煞带进来。

  春泥恳求容乐把她留在身边服侍,容乐责怪春泥不该背弃孙雅璃,春泥露出自己的胳膊给容乐看,上面全都是伤痕,春泥声称自从孙雅璃被留在府里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心情不好动不动就打她。春泥也并不责怪孙雅璃,只是认为她目睹孙雅璃的很多事,所以孙雅璃才会觉得不愿意看见她总是打她出气。萧煞建议让容乐把春泥放出府去,春泥跪地磕头恳求容乐把她留下,春泥自称已经没有家人不知道该去往哪里,只是希望容乐把她留在府中,容乐于心不忍留下春泥,让萧煞带着春泥去治伤。容乐让萧可儿去看看孙雅璃的病情,同时也责怪泠月不该对孙雅璃不闻不问,泠月这才如实说出自己去看过孙雅璃,只是萧煞担心会让容乐不开心,这才阻止了她再去。

  萧可儿和容乐泠月来看孙雅璃,萧可儿发现孙雅璃得了癔症,只是初期病症,吃药之后就可以治愈,孙雅璃口口声声说着有人要害她,说什么也不肯吃药。容乐心中难过,萧可儿劝说容乐先行离开,担心她在这里反而会更加刺激孙雅璃,容乐只好先行离开。

  无忧在边关要求增援,可容乐一直称病不上朝也不发兵,范阳王过来找容乐询问原因。容乐反问范阳王此时是否适合出征,范阳王认为一年来好不容易休养生息,经过这一战即便能胜利也会耗尽所有,实在不适合攻打违背了当初的计划,用最少的牺牲夺回北临。容乐告诉范阳王还有一个最大的阻碍,这个秘密也只有她和无忧才知道,涿州地震之后加上瘟疫良马死伤很多,之前罗植在边境打赢的那几场战役也只是虚张声势,不敢奋起直追,原因就是缺少战马。

  这件事容乐不能和群臣商议,又不能劝说无忧为父母报仇的而撤退,但是她唯一能确定的是不能让无忧和百姓受到伤害。范阳王得知容乐的难处,答应帮助安抚群臣,但同时也提醒容乐群臣之所以相信容乐是因为之前无忧的白发决心,现如今如果留无忧一个人在前线迟迟不作出决定,必然会引起群臣激愤。容乐告诉范阳王她已经写了一封信给无忧,到时候等无忧的决定,范阳王告辞而去。

  随后,容乐将信交给萧煞亲自送给无忧,泠月追赶萧煞出府,给他送来衣物还责怪萧煞去了也不打招呼,而公主的事情比她重要多了。萧煞握住泠月的手,承诺等回来之后就向公主提亲,如果泠月愿意留下就都一起留下。如果泠月想要离开他就请辞,相信容乐也必定会赞同,泠月微笑投入萧煞怀中,可目送萧煞离开的背影泠月眼神中掠过一丝阴冷。

  半夜,容乐从噩梦中惊醒,看看身边空空如也的枕头,心中愁绪满怀。听到容乐的声音,泠月和春泥慌忙进来,泠月提出陪伴在旁边为容乐守夜。容乐担心泠月太辛苦就拒绝了,春泥一旁立刻表示要表达感谢为容乐守夜,容乐同意了。

  容乐看着床边空空的枕头,心中不安,不知道无忧看到她的信之后会不会同意她的决定。 另一边,傅筹命令不管无忧如何挑衅都闭门不出,只要坚持五天之后相信无忧必定会退兵。此时,苻鸳进来责怪傅筹不出兵对抗,现在无忧援兵未到正是时候。傅筹认为无忧是呈一时之气,到时候等到士气低落的时候一举拿下就可以,苻鸳却指责傅筹如此就是优柔寡断,迟早无忧都要杀到森阎宫来的。傅筹不许苻鸳干涉军政大事,苻鸳生气离开大殿。

  无忧罗植等人正在商议要不要继续打仗时候,容乐送来了一封信,无忧痛苦攥紧了手中的信让所有人都出去,独独留下了无相子。无相子也和容乐一样反对出战,都不希望把百姓拖入战争,无忧声称自己一直遭受内心折磨,无郁一直想要打仗他都阻止。可是那些劝说无郁的话,就在云贵妃遗体被毁的一刹那再也无法说服自己。无相子劝说无忧冷静,而相信容乐也知道无忧内心的伤痛,可是她还是来信劝说,就是不希望无忧成为南境百姓的罪人。

  无忧将信递给了无相子,告知无相子容乐不是要劝说他不战,忍常人不能忍,而是要劝说他另外选择一条路,为常人所不能为。

  泠月照顾容乐休息,容乐很快就睡着了,春泥进来守夜,躺在了容乐身边,转过头的一瞬间,春泥揭掉了脸上的人皮面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