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第46集分集剧情介绍

  • A+
所属分类:分集剧情
苻鸳设计云贵妃尸骨无存 容乐徒手掩埋云贵妃遗物

  无忧刚刚接到报告,得知傅筹已经离开了城门,又有人来报思云陵坍塌,云贵妃遗体消失不见了,无忧怒火上升誓要亲手了结了傅筹。

  容乐一直犹豫要不要用血乌,她不愿意再欠傅筹任何情义,但是血乌又是无忧不惜烫伤了手才夺得。萧可儿劝说容乐养好身体最为关键,同时也告诉容乐血乌可以治好逆雪带来的身体损伤,两人可以同时服用,容乐正要详细询问泠月就来禀报无忧神色可怕出城而去。

  无忧带着无隐楼的人追赶上了傅筹的马车,重伤了傅筹,傅筹声称自己来南境根本就不后悔,并让无忧尽管放马过来取他性命。此时,容乐赶到喝令住手,容乐和无忧比肩而战目视傅筹。傅筹看到容乐和无忧都白发,本以为她说不用血乌是一时的气话,现如今看到两人少年白头,不由觉得自己所做着实不多。

  容乐劝说无忧不能动手杀了傅筹,背负杀兄弟的罪名,而她甘愿为无忧杀了傅筹。容乐剑指傅筹,声称即便今日杀了傅筹,她也不会因此愧疚一生,所有仇怨都今天了结。无忧反而阻止了容乐,声称他和傅筹之间的仇恨不共戴天,即便将来被千夫所指也要亲手杀了傅筹,傅筹一点也不畏惧,让无忧尽管刺向他。无忧一剑刺入傅筹胸口,指责傅筹当初用漫夭威胁他下跪投降,杀父夺位,如今还妄想用死来在漫夭心中留下痕迹。无忧质问傅筹云贵妃遗体如何了,傅筹声称自己恨无忧和云贵妃,但是却不至于为难一个已经死去的人,听闻此的容乐也惊呆了,没有想到云贵妃遗体出事。

  正在此时,苻鸳来到,以云贵妃骨灰来换傅筹活命,容乐一眼就认出苻鸳就是那日撞入她马车之中的疯妇。无忧也大惊失色,没有想到苻鸳还活着,无忧以傅筹性命威逼苻鸳教出云贵妃的遗体,苻鸳带着云贵妃水晶棺内穿的衣服呈现在无忧面前,并声称她是好意去看云贵妃,云贵妃哭着求她带着离开,不想留在那个冰冷的地方,所以她才会把云贵妃给带出思云陵,苻鸳声称自己是一番好意,反指责无忧迁怒给了傅筹。容乐将苻鸳丢弃在地上的云贵妃遗物捡起来并且质问苻鸳如今将云贵妃的遗体移出思云陵究竟意欲何为,而云贵妃遗体又如何了?苻鸳冷冷指责无忧为了一个女人放弃江山,就该想到会有今天的结果,云贵妃自从离开思云陵就化为了灰烬,并且将云贵妃的骨灰拿上来,威逼无忧放了傅筹交换骨灰。

  容乐劝无忧放了傅筹,先拿回骨灰再说,傅筹无忧咬牙放了傅筹,并对天发誓下次见到傅筹必定杀了他。容乐要求苻鸳将骨灰盒送过去交换,苻鸳并不答应,反而要求傅筹先回来,到时候她会把骨灰盒放在地上,容乐和无忧自己前来取走,容乐无奈只好答应。

  苻鸳让人先把傅筹带上马车,傅筹看着骨灰盒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疑惑着被带上了马车。苻鸳等人离开,无忧带着人向云贵妃骨灰下跪,对母亲充满了自责。无忧伸手拿起骨灰盒,悲痛之情溢于言表,此时,骨灰盒底部忽然露底了,骨灰撒了一地。容乐哭着去搜集云贵妃的骨灰,无忧早已是傻眼了愣在那里,坐在马车里离开的云贵妃心中嘴角露出得意的笑,无忧发出撕心裂肺的呼喊,一时情绪激愤晕倒在地,容乐抱着无忧无声哭泣。

  傅筹意识到不对劲,立刻要求常坚停车,傅筹让常坚送苻鸳回去,他要骑马往回走。苻鸳大怒,提醒傅筹回去之后就别打算活着回来。傅筹没有想到苻鸳会如此做,他宁可自己不回来也不想用这种方式。苻鸳声称自己想尽了一切办法才想到这个,就是想要救傅筹的命,傅筹依然认为苻鸳可以用千万种方法,唯独不能用这种方式,并坚持要回去。苻鸳将北临皇帝从马车里推下去,傅筹只好跟着乖乖回去。

  回宫之后,傅筹一直打听南境的消息,得知黎王和士兵已经撤退了,只有容乐还留在原地,不知道在挖什么东西,傅筹立刻带着重伤命人备马车。

  当傅筹赶来的时候,容乐依然悲伤用木棍还在挖着东西,傅筹看着悲痛的容乐心里难过一步步走向容乐,木棍折断,容乐带着满手的鲜血还在继续挖。傅筹过来劝说容乐不要挖了,并按住了容乐的手,容乐面无表情让傅筹放开,傅筹告诉容乐现如今的风非常大,所有骨灰都被吹散了,即便她挖再大的坑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掩埋。容乐一把推开傅筹,触碰到傅筹的伤口,傅筹疼痛难忍。容乐声称自己花了一年的时间才走出阴霾,可是傅筹一来她就什么都没有了,一下子回到原点。傅筹安慰容乐,声称这件事和容乐没有关系,无忧就是她的幸福,容乐认为无忧不会怪她,但是无忧愧对自己的母亲,这份愧疚会一直折磨无忧,就像苻鸳说的,无忧是为了她才放弃了江山,放弃了一切,而她就是罪魁祸首,这让容乐也无法原谅自己。

  容乐怒斥傅筹滚蛋,她再也不想看到傅筹,傅筹失魂落魄离开,也认为自己真的不该来。容乐掩埋了云贵妃的衣服,伤心落泪。

  当无忧醒来之后发现漫夭没有回来,询问之下冷言告知无忧因为当时他昏迷了大家就把无忧送回来,而漫夭声称还有事要办没有回来,现如今也没有进入王府,这才意识到情况严重了。无忧来不及听完拿着衣服就出门去寻找漫夭,结果在事发之地看到漫夭昏迷在那里,且双手沾满了鲜血,漫夭已经用双手为云贵妃立下一个坟墓,无忧能体会出漫夭心中的自责将她紧紧搂在怀里。

  孙继洲刚刚逃出牢房,孙雅璃也要收拾东西逃跑,结果被萧煞抓住,质问其是否要和孙继洲会和,孙雅璃不肯承认,萧煞命人将孙雅璃关押起来,相信只要有孙雅璃在孙继洲必定会回来。

  回去以后,萧可儿为容乐清洗伤口,并且拿来血乌熬制的药让其服下,容乐闻出一丝血腥味知道是血乌不肯服用。无忧此时进来,二话不说端起血乌就喝了一半,并且告诉容乐傅筹杀父窃国,现如今又将他母妃毁于一旦,他做梦都要把傅筹挫骨扬灰,可是这一切的仇恨和容乐的性命相比都不如她重要,容乐心中难过可也不忍辜负无忧喝下了血乌。

  孙继洲来到账外求见傅筹,孙继洲声称自己是弃暗投明,愿意用南境布防图去换傅筹营救孙雅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