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第45集分集剧情介绍

  • A+
所属分类:分集剧情
痕香旧情难忘救傅筹 无忧为血乌被烧伤手

  傅筹不相信自己在容乐心中一点位置都没有,她连恨都不愿意了,傅筹声称自己来这里只是想要见容乐,也从未想过要伤害她,就是想要像故人一样说说话。容乐剑指傅筹,让她远离自己,在容乐心中是排斥傅筹的,甚至认为他是毒蛇猛兽,在自己没有把握杀死傅筹之前不愿意和他太近。容乐欲掉头离开,傅筹伸手去拉容乐,容乐一剑刺向傅筹的心口,傅筹毫不退缩,径直往里刺入更深一些。傅筹声称人人都以为他得了半壁江山必定幸福,可是他着实活得不开心,如果能死在容乐手中反而是一种解脱。

  此时,无忧带人闯进来,将容乐护在怀中,而痕香担心傅筹被抓,突然出手飞镖射向了容乐的肩膀,趁着无忧照顾容乐的时候抢走傅筹,并且洒了酒点了火制造混乱离开了。无相子去追赶傅筹,无忧命人带走容乐,并冒火拿走了桌子上的血乌。

  项影做掩护从无相子眼皮子底下让痕香带走了傅筹。无忧回去以后完全不顾自己手臂上的烫伤,只是关心容乐是否安全,得知容乐没有伤及要害,无忧放下心来。容乐看无忧阴沉着脸过来解释,无忧下意识将受伤的手臂藏到身后,容乐声称自己并不知道是傅筹,傅筹送来的血乌她也不会用。无忧面无表情以有政事要忙为由离开了,容乐也是心里内疚不已。

  苻鸳知道傅筹一直照顾思云陵,并且下令不许人进入思云陵,苻鸳非要闯进去,常坚等人哪里敢阻拦。苻鸳看到思云陵棺材里的云贵妃和十六年前的容貌一样完美无缺,这让苻鸳心里的妒意更加浓厚,要把云贵妃从棺材里拉出来见见光。

  看到傅筹昏迷不醒,肩膀一直在渗血,痕香出去给傅筹买药,发现大街上到处都是寻找傅筹的人。痕香只好用武力相逼,抓了 一个大夫过来为傅筹诊治,痕香喂傅筹吃药,傅筹握着痕香的手不撒开,痕香想起自己假扮容乐时候得到傅筹的温情,但也因为她假扮容乐而让傅筹恨不得杀了她。痕香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对傅筹的爱,可是一见到傅筹她就明白了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想起上次傅筹好好听自己说话时候还是以前,那时候傅筹对她是真的很好,差点以为他们是要在一起一辈子的,但是现在就连自己有了傅筹的孩子,都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傅筹。

  看无忧心事重重的样子,容乐一直为无忧夹菜,并且声称这些都是无忧最喜欢的东西,无忧拿起筷子容乐这才发现无忧的手受伤了,容乐关心上前询问。无忧再次声称自己有政事要办,起身就要离开,容乐慌忙叫住无忧。此时,萧可儿走进来,端着一碗药膳,声称是容乐刻意为他熬制的,里面还有望决明,无忧听出意思是望君谅解。无忧心中更是恼怒,回头质问容乐希望他谅解什么?难道还以为他会像以前一样跟傅筹争风吃醋无理取闹吗?言毕无忧就要离开。

  容乐叫住无忧,告诉无忧明天午时她回去博古堂,希望无忧也能去,她也会在那里等着。无忧来到博古堂,一群孩子告诉无忧王妃已经藏起来了,让无忧去找。无忧刚要去寻找,容乐就出来捂着无忧的眼睛,告诉无忧以后再也不会让无忧来找她,只要无忧想要见她,她会随时出现在无忧身边,不会独自一人去冒险。无忧这才展露笑容,同时也告诉容乐以后不管是谁,是要见什么人,都必须要告诉他,免得他担心,同时也告诉容乐他根本就没有生气,只是心中充满了害怕,生怕容乐出事。

  容乐心疼无忧的手受伤,亲吻了他的手,无忧轻点容乐额头宠溺微笑。容乐把两人的白发都剪下一缕,将白发编在一起,示意两人接发同心,恩爱两不疑,无忧将容乐紧紧搂在怀里。

  当傅筹醒来时候发现身边是痕香,起身想要离开,痕香告诉傅筹南境到处都是寻找他的人,如果此时想要离开,无疑是自投罗网。痕香让傅筹好好留在这里,也相信凭着他的身份一定会有人找到这里接应他回去,言毕,痕香掉头离开。傅筹却是一言不发,对痕香依然心存怨恨。

  痕香本想杀了郎中,但却从郎中身上掉下来一个孩子的银锁片,郎中一直恳求痕香放了他,不要让他的孩子失去父亲,同时也答应绝对不会说出去这件事。痕香心软放了郎中,这一幕被傅筹看到,倒是感慨痕香第一次会心软放了郎中,痕香声称自己也不是天生就是冷血之人。

  此时,忽然来了一队官兵搜查,痕香知道此时不能动手,就和傅筹假扮正在吵架的夫妻,但依然险些被人发现,幸亏项影放出暗器吸引走了官兵。

  傅筹想到帮助痕香的人一定是项影,也让痕香赶紧离开,痕香看出傅筹是担心她继续纠缠自己,痕香告诉傅筹她已经不是以前的她了,可以为了一个男人不顾生死的纠缠。此时,项影进来劝说傅筹和痕香赶紧离开,傅筹告诉项影,之所以当时重罚他,不是因为项影任务失败,而是项影为了帮痕香完成心愿,想要借别人的手杀掉容乐。后来被容乐所救,为了心中愧疚认容乐为主。

  项影询问傅筹既然知道所有的事情,为什么要放了他,傅筹告诉项影为了曾经的并肩作战。傅筹当初救了项影,项影愿意认傅筹为主,而项影也从未让傅筹失望过,可是他却为了痕香差点害死了他心爱的容乐。项影承认是自己对不起傅筹,承认是自己背弃了诺言,如果傅筹想要他的命,他随时都可以给傅筹。傅筹挥剑砍断了竹帘,声称自己从来不放过背叛的人,这次是感念两人救了他,也算是扯平了。但是从此之后两人和他再无关系,也不希望他们再出手帮忙,再次见面必定不会客气,并欲将二人赶走。

  项影劝说傅筹不要执着得不到的东西,求而不得更加痛苦。痕香认为感情不会像竹帘一样说斩断就斩断,并且欲将孩子的事情告诉傅筹。项影将痕香拉出去劝说痕香不要告诉傅筹,傅筹此时之所以要赶他们离开就是不想再欠痕香任何情义,也不会因为孩子留在痕香身边,并且有可能会带走孩子。痕香答应项影不会再去纠缠傅筹,但是她却不能看着傅筹出事,一定要看到傅筹离开方才放心。

  萧可儿为容乐把脉,知道容乐已经有毒发的症状,正在着急的时候,无忧找到萧可儿将血乌交给她为容乐熬药,且叮嘱萧可儿不能告诉容乐,担心容乐会不肯服药,殊不知这番话被容乐听到。

  无相子在城门口发现了郎中打算一家离开的踪迹,因此猜到他必然知道傅筹的下落,逼问之下找到傅筹住处。可傅筹已经不知何时离开了,无相子追赶痕香和项影,同时接到汇报有十几个人骑马冲出城门而去,无相子忙命人禀报无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