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第41集分集剧情介绍

  • A+
所属分类:分集剧情
南境白发妖孽谣言四起 孙雅璃向无忧表白遭拒
白发第41集分集剧情介绍

白发

  常坚告诉傅筹,现在南境正在实行秦勇的变法,是容乐和无忧一起实施的。而且市井之间也流传白发妖孽的事情,矛头直指王妃,且还都流传王妃曾经是将军夫人,和无忧私逃进了南境。傅筹命令务必找出流言的源头,随后就带着常坚去看太后。

  太后此时的状态已经极佳,被烧毁的地方也得到了修复,只是偶尔还有疯病。太后让傅筹南下,而傅筹认为南境的兵力很强,他之前派遣过人去,都被无忧的兵力剿灭了,因此没有摸清底细的情况下不想贸然进兵。太后则提出让傅筹带兵大举进攻南境,这样就可以趁对方羽翼未丰彻底剿灭。

  此时,有侍女倒水,水杯烫着太后,太后发疯一样责打下人,还吵嚷着要烧死他们,傅筹慌忙将母亲抱在怀中,命令所有人退下。太后趴在傅筹怀中惊恐万状,口口声声不让人烫她,傅筹慌忙安抚着母亲。

  晚上,兵营里有三个醉酒的士兵看见一个白色头发的人进入罗桥将军的营帐,都想跑过去看看发生了何事,结果却发现罗桥将军忽然死去,手中还握着一缕白发,军中大乱,纷纷议论白发妖孽作乱。

  三个喝醉酒士兵已经被看押起来,避免节外生枝,无忧认为制造谣言的人对他们了如指掌,还没有留下任何线索,而且对方心机很深想要通过谣言就要控制人心。

  此时,罗植进来请示要带兵去镇守边疆,因为罗植认为这件事必定是有人幕后操控,想要陷害王妃,而罗植认为王妃虽然是白发,但是却并非不能见人,而她却选择留在王府里,就是不想惊扰百姓,如此善良的人是绝对不会做出杀人吸血的事情,更何况如果王妃杀人吸血,王府哪里还有人活着。无忧没有想到罗植居然对容乐如此信任,心中宽慰,让他去追查这件事。

  随后,无忧命人解除对别山居的禁制,恢复正常营业,他就是要故意放松对方警惕,从而找出端倪。

  孙继洲暗中联系朝中大臣蔡大人,以其短处作为要挟,暗示蔡大人针对白发妖孽谣言一事兴风作浪。

  孙雅璃自从知道无忧失眠,就准备了安神香,让侍女去给泠月,侍女担心泠月误会是送给王妃的,孙雅璃怒斥侍女多嘴,还声称送给无忧和王妃本就没有什么不同。孙继洲看到此称赞孙雅璃知道动用手段了,孙继洲认为孙家表面虽然根基很深,实际早已被挖空了,所谓的权倾朝野也不过是表面现象而已,实际上无忧实行变法,早已是大权独揽了。因此孙继洲劝说孙雅璃抢夺无忧,孙雅璃声称是没有人能从容乐身边抢走无忧,也包括她。孙继洲却认为很多时候相爱的人未必能在一起,而感情对于弱者来说是不值一提的,就是被人充当利用的工具而已,就好像傅筹当时的中山事变利用了孙雅璃,如果孙雅璃真成了无忧的人,将来即便孙家出事,也会看在孙雅璃的面子上饶了孙家。等孙继洲离开之后,孙雅璃将当年为傅筹绣的荷包都扔进了火盆里,目露凶光。

  蔡严和自从孙继洲府中回去之后,就联络他的门生向无忧上奏,直接指责容乐杀人妖孽,让无忧休弃容乐。而无忧也猜想到幕后必定是孙继洲,话音刚落,孙雅璃就硬闯了进来,并且询问无忧当年答应她的事情是否算数?

  容乐亲自为无忧做了一些饭菜,泠月笑言也只有无忧才能吃得下容乐的饭菜,并且拉着容乐去请无忧来吃饭。

  无忧表示自己当初的承诺必定会算数,并且打算起身去找容乐,孙雅璃声称在青州被无忧庇护的日子,才是自己最快乐的日子。孙雅璃表示不愿意嫁给罗植,并且也孙雅璃向无忧表白,不在乎是否有容乐,无忧声称自己除了漫夭已经容不下任何人,孙雅璃只是希望无忧能分给她一点点的爱和温暖就行,并声称自从中山事变时候无忧救了她,孙雅璃就爱上了无忧。言谈之间孙雅璃忍不住抱住了无忧,门外的容乐恰好看到这一幕,转头带着泠月默默离开了。无忧掰开孙雅璃的手,警告孙雅璃今天话太多了,也过分了。随后就离开了房间里,孙雅璃心中难过,闻着房间的味道还是她调配的安魂香。

  容乐并不因为这件事生气,而胡思没有想到孙雅璃居然会倾心无忧,孙雅璃曾经被傅筹欺骗感情,所以容乐一直对孙雅璃比较怜爱,希望她能找到自己所爱的人。容乐本来就没有打算强求孙雅璃和罗植在一起,只是没有想到孙雅璃会来这里表白。容乐命泠月把饭菜撤下去,同时也打算让无忧自己去处理这件事。

  当饭菜被侍女端出来的时候,无忧恰好进来,本想陪着容乐吃饭,却不曾想以为容乐已经吃完饭菜了,泠月谎称容乐已经睡下了,今天听到了白发的传言心情不好,无忧心疼容乐没有进去打扰就独自离开了。

  侍女跑来找皇后求救,声称自己的妹妹兰儿不小心把茶水烫到了苻鸳,结果后来就消失不见了,现在摄政王也打算把苻鸳封为太后。皇后开始心慌起来,认为苻鸳或许已经恢复记忆了,而她是皇后,占了太后的位置,没准就会牵连到她的性命。皇后认为苻鸳是犹如魔鬼一样的人,此番回来必定是为了索命而来,皇后怒赶侍女离开房间,跪在菩萨面前求救。皇后声称自己多年来忍气吞声,一直都是为了自保,她把一生都献给了深宫和陛下,现如今她一切的依靠都毁掉了,如今苻鸳回来了,苻鸳也一定不会放过自己,也会让她生不如死,皇后失声痛哭,感叹自己从未害过任何人,可是现如今却要让她落得如此下场,一串佛珠突然断掉,佛珠散落一地。

  皇后突然之间“上吊自杀”了,朝臣都议论纷纷,有些人认为先皇后不会轻易自杀。此时,傅筹上朝,决定册封苻鸳为皇太后,大家都窃窃私语,朝臣之中有人表态,认为先皇后刚刚去世,立刻就要册封太后有些不和适宜,而且皇后死因不明。杨大人认为苻鸳十多年前早就去世,现如今后宫的苻鸳来路不明不能册封。而且杨大人杨维认为即便真的是苻鸳,有失德行也不配做太后,

  杨大人认为再此之前傅筹也曾立下很多功勋,可如果坚持让苻鸳做太后,必定会抹去之前所有功勋,傅筹却认为一个弱女子改变不了任何事情。同时,傅筹也命令士兵上大殿之上,威慑众人看谁敢反对,杨维自愿辞去官职离开了大殿,傅筹看着杨维的帽子心中说不出的滋味,册封太后的事情也择日再议了。

  傅筹也纳闷一个好好的人怎么可能会突然悬梁自尽,也准许让皇后和先皇合葬,并且不许别人将这件事告诉苻鸳,避免影响她的病情。

  此时,苻鸳过来看傅筹,也已经听说了杨维的事情,苻鸳声称简直不会责怪杨维,如果傅筹想要请他UI来自己也不会介意。傅筹知道杨维的脾气,只要他走了就再也不会回来,而且杨维离开以后吏部也有人一通跟着杨维辞官了,这让傅筹一度心情烦闷。

  傅筹也认为自己现在有些疲惫,那些老臣有些都是面服心不服。苻鸳认为傅筹是手段不够狠辣,心肠不够硬,傅筹告诉苻鸳他虽然想掌控朝堂,但是也不想成为一个暴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