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第39集分集剧情介绍

  • A+
所属分类:分集剧情
容乐无忧鹣鲽情深 无郁暗恋萧可儿

  一年以后,无忧忙里偷闲陪着容乐放风筝,泠月和萧煞也来到这里放风筝,泠月提出要和无忧放风筝比赛,输的人必须接受惩罚。萧煞最终输给了无忧,泠月埋怨萧煞输了,萧煞声称是因为有泠月在后面他紧张所致,泠月嗔怪萧煞是否责怪她误事?萧煞慌忙承认是自己技不如人导致的。

  泠月悄悄告诉容乐那些地震灾难之后的孤儿每天都缠着萧煞,她想要和萧煞说悄悄话都不行,本想让无忧输掉了就可以惩罚他们看着孩子,萧煞就可以和自己说些体己话了。听闻此,容乐主动答应帮着看孩子,让泠月和萧煞可以好好说话。

  泠月为萧煞擦拭汗水,并且认为像无忧和容乐那样的才是相亲相爱,暗示自己想要和萧煞成亲,萧煞向泠月求婚,看着面前的鲜花,泠月居然愣住了。

  容乐和无忧陪着孩子们玩游戏,萧煞随后将孩子们带走了,容乐看着孩子们觉得非常开心,无忧缠着容乐提出要一起生孩子,两人开心嬉闹。容乐声称这一年是她过得最快乐的日子,因为和无忧在一起,无忧提出要和容乐成亲,让她做他的王妃,生一堆孩子,白头偕老。容乐满含柔情看着无忧,无忧刚要亲吻容乐,容乐想起当时在红纱帐内她刺向无忧的那一剑,容乐握着无忧的手,希望无忧能再等她,等到他们不再关乎国家,让这些幸福的事情覆盖过去的痛苦,无忧深情拥着容乐,亲吻她的额头。

  无郁凯旋归来,路过别山居听到说书人在讲述苻鸳的事情,还称赞苻鸳是美貌如花,现如今已经疯癫,是摄政王傅筹将其接回家中奉养。项影也在里面听说书,让说书人讲讲南境的事情,说书人却评说无忧是叛变,也有人不愿意听,认为无忧变法很有成效,可也有人认为长久不了,早晚吃苦受罪的还是老百姓,尤其北境现在也是战乱不断。无郁听闻这些丢了一锭银子进去,众人看到陈王回来都追出来看,并认为罗植跟随出征已经平定边境凯旋而归,民心也得到了安定。

  两日后是罗植的庆功宴,无忧希望和容乐一起参加,容乐却声称以自己的身份和现在的样子实在不适合出现在那种场合,无忧希望容乐能堂堂正正站在他身边,否则他很难心安。无忧认为这一年变法的成效有容乐的一半功劳容乐就更加有资格站在身边。无忧担心罗植为人粗狂,但是却治军严明,需要这种人心悦诚服才能为他所用,容乐笑言她有办法可以让罗植心悦诚服的为他所用。

  此时,无郁回来找无忧蹭饭,两人的谈话被打断,无郁在军中锻炼一年多武功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吃饭时候就调皮和无忧动起手来还大言不惭要比试一番。无忧笑言一年以来容乐也每天都在练功骑马射箭样样精通,让无郁先打赢了容乐再说。无郁声称自己不敢和嫂子比试,万一伤着容乐了,到时候一定会被无忧给杀死,容乐忍不住笑了。

  无郁不小心将身上的一本书掉落下来,容乐发现这个书必定是要送给萧可儿的,无郁笑而不答。

  无郁跑去找萧可儿,恰好看到萧可儿和无相子正在研究书本上的血乌,这个血乌对容乐的病情有很大帮助,无郁忍不住上前打招呼两人都对他置之不理,这让无郁心中不舒服。一听说两人要一起去找血乌,无郁也向无忧请示要一起去。

  萧可儿看到无相子总是皱着眉,就提醒无相子这样容易老,并且让无相子对着镜子好好看看,由于没有镜子,萧可儿就让无相子看她的眼睛,就当是镜子了。眼见无相子盯着萧可儿的眼睛看,无郁抢过去站在中间,让无相子对着他看,无郁主动提出要一起去寻找血乌,不由分说拉着萧可儿就走。

  孙雅璃正在抚琴,泠月来看孙雅璃,并且告诉孙雅璃不止是容乐惦记她,无忧也惦记孙雅璃,经常谈起以前的旧事,孙雅璃虽然很开心无忧总是谈起自己,可是也不愿意再提以前旧事。泠月劝说孙雅璃一起去看无忧和容乐,忘记过去的事情,慢慢就可以心情开朗了。

  孙雅璃和泠月一起来看容乐,这一年中孙雅璃都闭门不出,第一次出来给容乐带来安神香,容乐很开心,正好可以帮助无忧入眠,这让孙雅璃也很开心。

  容乐面前摆着一副残局,无忧没有下完就被朝务打断了,孙雅璃正好过来,容乐提出一起来下棋,孙雅璃绝处逢生一下就寻出了一条生路,容乐称赞孙雅璃这一年闭门不出就在家里钻研棋艺了。孙雅璃有些慌乱,声称自己一年来不曾下棋,虽然找出了一条出路,可是也牺牲了大量的棋子。容乐收回棋子,知道孙雅璃话中有话,遂转移话题询问孙雅璃是否还抚琴,孙雅璃谎称从未抚琴,随后便以家里有事先离开了。

  孙继洲责怪孙雅璃一年之内不出去,他曾屡次劝说孙雅璃去和容乐接近,这样就可以多一些机会见到无忧从中寻找机会。孙雅璃认为无忧和容乐是鹣鲽情深不愿意去打扰,孙继洲命令孙雅璃必须到罗植的庆功宴带着琴去见见无忧,也让无忧知道还有她这个人存在,孙雅璃答应。

  当孙雅璃出现在罗植的酒宴上,罗植看到孙雅璃就提出要听曲,孙继洲虽然不愿意但还是让孙雅璃给谈曲。孙继洲看到罗植眼睛一直盯着孙雅璃,上前假装倒酒挡住了罗植的视线。罗植有些浮躁,责怪无忧到现在还没有来,有人挑拨离间,声称罗植在外作战,而殿下无忧把王妃容乐看得比任何事都重要,还经常带着容乐游山玩水不务正业,无忧也和容乐一起谈论政事,罗植认为无忧不会受一个女人的蛊惑,但心中对容乐已经非常不满。

  此时,萧煞进来告知黎王因为无忧身体不好不能来参加庆功宴,大家可以提前开始畅饮。有人就开始挑拨,诬陷容乐是看不上罗植这样的粗人,罗植大怒,认为罗家军打下了江山就连无忧都要礼让三分,这个容乐又算是什么东西,凭什么看不上他们这样的粗人。同时也斥骂无忧为了一个狐媚的女人不重视大臣,简直就是昏庸。萧煞不满罗植居然辱骂容乐,当众指责罗植以下犯上。罗植指责萧煞的行为才是以下犯上,而萧煞声称自己是王妃的侍卫,只遵从王妃一人,如果说以下犯上的话也轮不到罗植来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