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第34集分集剧情介绍

  • A+
所属分类:分集剧情
傅筹愤怒关押假容乐实施计划 容齐再喂容乐吃下“毒药”

  容乐掉头离开,傅筹回头看见身后的假容乐怒不可遏,抓着假容乐带进了房间里恨不得立刻拔剑杀了假容乐痕香。痕香声称与其死在天仇门手中,还不如死在傅筹手中,而她假扮容乐只是为了得到片刻傅筹的心,傅筹狠狠将剑掷飞,并且提出让痕香就假扮成容乐,完成他的大计划,也让宗政无忧后悔。痕香吓得连连摇头,傅筹却毫不留情命人把痕香带下去关在地牢里。

  痕香被扔进地牢里,林申出现了,称赞痕香这次完成的非常好,等到他们大计划实施之后就会放痕香离开这里,痕香怒目而视一言不发。

  太子喝多了酒,抓着孙雅璃不肯放手,还错认成了痕香。傅筹此时过来,太子斥骂傅筹只是一个乱臣贼子,等到宗政无忧回来就没有人会对他俯首称臣。太子拿出玉玺告诉傅筹只要有了玉玺,他明天就可以登基了,傅筹命人把太子抓起来,并且警告太子先皇尸骨未寒,宗政无忧大兵压境,登基的事情不能操之过急,并且抢走了太子手中的玉玺,可是打开一看却发现只是一个空盒子。

  傅筹拿出香囊告诉孙雅璃,他一直保留着香囊,也会努力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且也会尽快给孙雅璃一个交代。孙雅璃欢喜不已,握着傅筹的手表示愿意等,傅筹提出晚上请孙雅璃一起吃饭,孙雅璃欢喜答应。

  容齐千里迢迢来找容乐,容乐本想避而不见,容齐一直咳嗽不止留在房间里等容乐出来。看到这个房间容齐声称自己无数个夜晚站在宫殿里,都会想想容乐住的地方会是什么样子,现如今亲眼看到认为和自己想象的一样,只要有容乐的地方就一定恬静淡雅。容齐知道容乐一定每天抄写书卷,容齐自语每天吃饭时候都会多备一副碗筷,可是没有容乐的地方饭菜都是苦味。容齐知道容乐就躲在房间里不肯见他,容乐突然出现用匕首架在了容齐的脖子上,容齐丝毫不惧迎上了匕首,甚至不介意被划伤。容齐伸手想要抚摸容乐的脸,眼中含着泪水,声称他想念容乐。容乐看见容齐步步紧逼,无奈之下只好用匕首架在自己脖子上,容齐这才驻足,并且提出想要喝容乐的茶。容乐指责容齐就是来这里装腔作势,她再也不会受容齐摆布,容乐告诉容齐她所剩的时日不过数月,再也不想卷入他们肮脏的纷争之中,只想静静度过最后的岁月。

  容齐拿出点心,声称是容乐最喜欢的点心,容齐知道容乐必定不会吃,而容齐则告诉容乐点心下面都有他的承诺,只要容乐任选其一,就会答应容乐上面的条件,容乐冷冷拒绝既不愿意看,也不愿意吃。

  容齐一一将糕点摆出来,第一张纸条就是许容乐明天见到宗政无忧,容乐大喜,可是也担心离不开将军府。容乐拿出第二个糕点,下面纸条许诺容乐可以顺利离开将军府,容乐又担心自己命不久矣,见到无忧还不如不见。容齐拿出第三个糕点下面的纸条,纸条上表明可以许诺容乐一年性命无虞。容乐表示不愿意相信容齐的话,因为她身体的毒药就是容齐所下,难保点心里没有。容齐拿出点心自己吃了一半交给容乐一半,容乐这才放心吃下去。

  容齐摆弄着手中的点心,将其余两块点心都一分为二,容齐告诉容乐要牢牢记住,世间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对和错,就像面前的三个点心,有酸甜苦,这就是世间的千般滋味。就像之前他让容乐嫁到西启,好像是一件很让人生气的事情,可是她却因此认识了宗政无忧,又何尝不是一件幸事。

  容齐突然咳嗽不止,容乐慌忙给容齐倒了一杯水,容齐却抓着容乐的手腕,让容乐记住只有经历了人世间的种种苦楚,才能收获最大的幸福。同时也让容乐记住没有什么事情比活着更加重要,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容乐忽然掉落了手中的茶杯体力不支跌坐在地上,容齐慌忙扶着容乐,容乐这才发现点心有毒,逼问容齐为什么这样,他也吃了,可是为什么没有事,容齐告诉容乐点心没有毒,好好睡一觉吧,容乐晕倒在容齐的怀中,容齐含着眼泪微笑,自言自语觉得自己今天好开心。

  傅筹请孙雅璃吃饭,做的都是孙雅璃最喜欢的青州小菜,孙雅璃更是开心,傅筹提出要孙雅璃陪着明天看一场大戏,孙雅璃欣然答应。

  容乐醒来,发现自己被关在地牢之中,而将她带到地牢的人正是容齐,容齐含泪放下容乐,希望她不要怪他,他只是希望容乐能好好活下去。容乐头痛欲裂之时,傅筹进来扶起容乐,强行喂容乐喝下一碗药,容乐根本无力反抗,只能瞪着傅筹却说不出话来,傅筹厌恶看着面前的容乐。此时,有人来报宗政无忧已经攻打到城外,傅筹命人把容乐带出去,容乐想要叫住傅筹,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无忧根据容乐画的傅筹军事部署图,顺利进入城内,可是却发现并未有人守着,无忧正在纳闷的时候,无郁带人过来紧紧抱着无忧,口口声声都要报仇。无忧提醒无郁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无郁也表示一定都听无忧的,无郁告诉无忧他一直被软禁,可是今天早上看守的人突然都撤退了,无忧认为傅筹必定早有准备。

  此时,有人禀报已经搜遍了将军府不见容乐,无忧命项影去寻找将军府隐秘所在。萧煞将容乐的信交给了无忧,信中容乐表示如果有机会再见一定解释那日拒绝无忧的苦楚,只是担心无缘再见。

  太子打算商议登基事宜的时候,无忧带人攻入大殿,斥责太子居然趁皇帝尸骨未寒时候登基,太子大惊失色叫禁卫军。无忧此时已经收复了禁卫军,询问太子傅筹的所在。太子斥责无忧是乱臣贼子,无忧斥骂太子忙着登基没有丝毫孝道,太子指责无忧以前总是顶撞皇帝,那才叫不孝,即便不是他谋害皇帝,也能把皇帝活活气死。

  杨大人提出疑问,要求太子拿出皇帝的遗诏和传国玉玺出来,太子命人念遗诏,无忧步步紧逼太子,拔剑斩断了玉玺盒子,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太子也惊慌失措,明明是皇帝出征之前亲手交付,可现在却变成了空盒子。

  无忧也当众表示如果太子仁德,他必定会辅佐,可现在太子失德,他也想询问众臣的意思,大家都表示愿意支持黎王主持大局。此时,傅筹在殿外求见,无忧命人先把太子看管起来,并且独自出去见傅筹。

  傅筹带着大队人马而来,和无忧的人马对峙,看到无忧出来,傅筹悠然自得坐下喝酒,无忧指责傅筹列兵再此,造反之心昭然若揭,无忧质问傅筹如何面对身后的众多将士,良心何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