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第22集分集剧情介绍

  • A+
所属分类:分集剧情
容乐夜探余府遇神秘黑衣人 无忧愿意为爱放手容乐

  容乐言毕就要将傅筹赶出去,却不料自己先晕倒了,吓得傅筹赶紧找来大夫,结果大夫告诉傅筹容乐的病情实属罕见,似乎是由于心病而产生,能不能醒来都要看天意了。

  自从容乐晕倒之后,傅筹就衣不解带的照顾容乐,甚至期盼着容乐醒来哪怕不原谅他,离开他,甚至于恨他都可以。容乐晕倒了三天三夜,傅筹一刻都没合眼,且滴水未进。容乐昏迷间,似乎看到一些模糊的影像,里面有慈爱的母亲向两个孩子讲课,还有两个孩子玩的机关游戏,容乐心里着急忽然睁开眼睛,泠月看到容乐醒来大喜。容乐却第一时间意识到自己的手被傅筹抓着,下意识就抽回来,傅筹不愿意让容乐不快乐赶紧离开了让泠月好好照顾容乐。

  沉鱼来看容乐,容乐心中悲伤,本以为将军府就是她下半生的归宿,可以至少安逸的生活下去,可是现在看来还是她太天真了。天地之大,竟没有她的容身之处。容乐向沉鱼提起了之前在余世海家里的情形,梦中的地方就是余家,而且她对那里的感觉似乎也越来越清晰,沉鱼提议再去一次余家。

  深夜,容乐一身黑衣来到余家,在院子里看见一个一身黑衣的女人荡秋千的背影。容乐恍惚间似乎看到两个小女孩并肩坐在秋千上,一边背书,一边荡秋千。黑衣女子走到秋千旁拿起准备好的水撒在在凉亭的地上,地上的石板就凸起两块,女子按动机关进入了密室,手法和当初的容乐一模一样。容乐好奇一路跟进去却被黑衣女子发现,两人打斗时容乐揭开了对方的面纱,黑衣女子慌忙逃走,容乐没有看清她的真面目,容乐眉头紧皱拿着女子的面纱猜测她的真实身份。

  傅筹一直在容乐房间等她,泠月来禀报傅筹容乐今天和沉鱼去了拢月楼一直未回,询问傅筹是否需要派人去接,傅筹只是提醒泠月去把药热一下。半夜,容乐方才回来,傅筹一看到容乐就失控冲上去抓住容乐的胳膊,害怕自己再也见不到容乐,担心她再也不会回来了。容乐冷冷表示半年之约没有到她是不会离开,傅筹很伤感质问容乐两人之间是否只剩下冷冰冰地约定了?容乐没有否认,傅筹强压心中刺痛询问容乐,明日镇北王宁千易约两人一起道拢月楼喝茶,她是否愿意一同前去,容乐表示自己会去,在约定之内她会做好将军夫人这个角色。

  宁千易平易近人,不喜欢拘束这些都和容乐相投,两人也谈话很投机,宁千易起初看到容乐被无忧救了还以为是无忧的夫人,结果最后却发现是傅筹的夫人。宁千易好奇谈论傅筹和容乐的事情,认为拢月楼既然是容乐的地方,想必一定会留下很多美好的回忆。容乐和傅筹都觉得有些不自然,如果说美好的回忆还是和无忧的多,容乐故意称赞宁千易带来的茶好,需要用露水煮茶会效果更好,于是单独进屋去煮茶。傅筹向宁千易道歉当时营救来迟了,宁千易表示自己还要感谢傅筹来迟,能够让他认识两个救命恩人,一个是容乐另外一个就是无忧,而他今天也邀请了无忧前来品茶。一听这话傅筹面色凝重,借口去看看茶水是否煮好了先行去找容乐。

  当傅筹进入里面时候恰好看见容乐煮茶出神,而不远处无忧专注深情看着容乐,傅筹轻轻叫了一声容乐,吓了容乐一跳掉了手中的热茶壶,傅筹迅速过去转身扶着容乐一手托住了湖底。容乐担心烫伤了傅筹慌忙将茶壶拿走,关心查看傅筹的手上,傅筹借势握住了容乐的手我,温柔安慰她自己没事,这一切也都是故意做给无忧看。此时,宁千易进来叫了一声黎王,容乐这才发现无忧就站在不远处。傅筹借口容乐身体不适先行一步离开了。

  宁千易命人给容乐送去感谢的礼品,也叮嘱只能容乐打开,这让傅筹心里不舒服。傅筹提醒容乐宁千易虽然看起来为人豁达爽朗,实际心机颇深,让容乐小心提防。

  无忧认为宁千易能将豁出性命去救毫不相干的容乐,必定是坦荡的君子,因此直言不讳询问宁千易千里迢迢来到北临结盟,是不是想借北临之手消灭蔚国这个大患,然后坐收渔利。宁千易没有正面回答无忧的问话,反而声称之前就听说无忧不费吹灰之力就平定了南楚之乱,如果想要攻打魏国想必也早就做好了后防空虚的准备,言外之意很明显绝对不会趁人之危来攻打北临。

  无忧看宁千易直爽,也直接让宁千易向他发问,宁千易直接询问无忧是否看过《山河志》,无忧面色忧郁声称《山河志》是母妃与恩师的心血之作,此书初衷本是为了国泰民安,谁知却引发了一系列腥风血雨,后来他也因为要得到山河志而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因此关于山河志的事情他无法告诉宁千易。

  宁千易看出无忧和容乐是真爱,也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他会愿意舍弃容乐,如果是他一定会穷追不舍不在乎世俗礼法,无忧声称相爱未必非要拥有。

  无郁看无忧受伤,认为他和容乐是真的冤家路窄,在南境那么危险都没有受伤,一回来见到容乐就受伤了,无忧瞪了无郁一眼,无郁立刻转移话题。无忧让无郁赶紧和昭云成亲,不要再拖下去。此时,孙雅璃过来看无忧,还给无忧带来了涂抹伤口的药,无郁见状慌忙找个理由离开了。孙雅璃说出自己的请求,明日皇后邀请贵族亲眷一起赏菊,希望…..话还没有说出口,无忧就表示明天可以陪着孙雅璃一起去,孙雅璃开心笑了,因为她知道只有如此才能躲避去和亲。

  皇帝有意让孙雅璃嫁去陈国,皇后认为孙雅璃和无忧现在已经到了难分难离的地步,不能让无忧失去容乐悲伤一次,再为孙雅璃悲伤一次。皇帝沉默了。

  打开宁千易送来的礼物,泠月发现里面是一瓶酒,还有一张纸条“望可解忧”似乎是对容乐分外了解,知道她是愁绪满怀,容乐看到后也沉默了许久。

  太子和痕香一起来傅筹府中喝酒,傅筹姗姗来迟解释是因为夫人的伤势才会来迟,吃饭时候还总是出神,太子以为傅筹是因为容乐的伤而担忧。痕香一直盯着傅筹,心中说不出的怨恨,不停喝着杯中酒,傅筹看出了痕香的不满,暗中提醒痕香不要贪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