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第21集分集剧情介绍

  • A+
所属分类:分集剧情
容乐为保护宁千易受伤 竹筏上无忧重新认识容乐

  正在此时陈王无郁回来,无郁一进大殿就撒娇声称想死皇帝了,皇帝笑言无郁一直跟在无忧后面,无忧的沉稳他是一点也没有学到。皇帝询问无郁无忧去处,无郁也不知道无忧去向,只是知道他一回来就神神秘秘离开了。傅筹立刻意识到大事不妙转身请示皇帝就要离开,无郁叫住傅筹想要探讨南境军事,傅筹都以改日再谈为由婉拒,皇帝只好让傅筹先行离开。

  清凉湖,容乐和卖鱼者比赛钓鱼的时候,昭云说出自己钓鱼的原因竟然是无郁说昭云不会钓鱼,她就是为了证明给无郁看才坚持来钓鱼而最近无郁和无忧就要回来,她是想亲手做鱼给无郁吃。容乐听到无忧回来精神有些恍惚,昭云看到容乐魂不守舍的样子知道她心中必然惦记无忧,因此告诉容乐无忧心中也只有容乐,不然也不会千方百计偷偷给她送金丝小枣。卖鱼者其实正是镇北王宁千易,此时,宁千易忽然看到水中异常,立刻提醒容乐等人避让,水中突然飞出几个黑衣人直奔宁千易而来,容乐也和宁千易一起抵抗黑衣人,几个人边战边退来到了了一片竹林。

  容乐和昭云泠月突然遭到黑衣人围攻,眼见容乐被一个黑衣人用剑指着,另一个黑衣人突然向这个黑衣人发来暗器助容乐躲过一劫。此时,项影带人杀来,乱箭射向黑衣人,泠月和昭云大喜,认为是傅筹派人来救了。

  之前救容乐的黑衣人直逼宁千易而去,容乐毫不犹豫迎上去,黑衣人一愣收不住手,危急关头无忧抓住了剑柄。黑衣人使劲推出剑,剑尖刺向了容乐的肩膀,无忧死死抓住剑刃鲜血滴下来,黑衣人见状只好先舍弃剑逃跑了。

  容乐看着无忧受伤一时愣住了,无忧径直拉着容乐离开,项影和宁千易只能站在原地默默看着。

  傅筹一路骑马奔向清凉胡,结果途中遇到了也赶往清凉胡垂钓的太子和痕香,原来痕香故意煽动太子来到清凉胡,傅筹不希望太子撞见清凉胡的事情,谎称皇帝要见太子,希望他赶紧回去。太子却因为痕香一句话而继续要前往清凉胡,这时项影来到,一看面前的情形,只好谎称东郊发生盗窃案,太子就非要拉着傅筹一起去钓鱼,认为一个盗窃案不需要傅筹亲自过去。傅筹眼睛狠狠盯着痕香,痕香心生惧意不敢任性,假装不适,太子认为痕香怀孕慌忙调转马头往回赶。

  无忧与容乐坐在竹排之上,无忧为了打破僵局希望容乐也能忘记过去,两人就当是从新认识的陌生人,无忧郑重做了自我介绍,并且将手伸出去希望容乐能给他包扎,容乐看着被刀划伤的无忧心有不忍给无忧轻轻包扎。无忧拿出埙为容乐吹奏,似乎天地之间只剩下两人,此时,傅筹骑马过来站在岸边满怀恨意看着无忧,容乐似乎心中已经明白了许多,询问无忧被刺杀人的身份之后对傅筹怒目而视。

  船靠岸后,傅筹关心上前握住容乐的手询问伤势,容乐冷冷抽出自己的手,径直上了马车不理会傅筹。无忧叫住傅筹,让他给自己一个解释,无忧知道傅筹的手下一直都埋伏在附近,可是迟迟没有动手相救,同时无忧也告诉傅筹,如果他晚到一步世界上就再也没有容乐了。傅筹表示了自己对无忧的感谢,也答应只要夫人伤势好转就会带着他登门道谢,无忧怒斥傅筹利用了容乐对他的信任,导致容乐差点丧命,根本就没有资格称呼容乐为夫人。傅筹却也指责无忧半年之前就彻底毁掉了容乐的尊严,也希望无忧能不要忘记这些事情,并且希望无忧能祝福他和容乐。无忧厉声告诉傅筹,也希望他不要像他一样,悔不当初,傅筹头也不回声称自己和无忧不一样,随后策马而去。

  孙雅璃来看皇后,皇后谈起了傅筹和容乐,认为两人是相濡以沫的爱侣,并且希望孙雅璃能和无忧成亲,将来成为真正的皇后。孙雅璃听到傅筹和容乐在一起感情很好的话,早已开始出神,甚至将茶水溢出都没有察觉。

  无忧来向皇帝汇报了南境的情况,同时也提出不愿意以和亲方式和辰国合作,不愿意牺牲一个女人的幸福来谈国家大事,并且将清凉胡的事情告诉了皇帝,无郁听到昭云也受了伤,急不可耐地告退去看昭云了。皇帝告诉无忧最近他总觉得体力大不如前,而且每每独坐就会想起云贵妃,虽然他答应了不让无忧涉及朝堂,可是也认为太子实在不成器。皇帝希望能在自己有生之年创下一个太平盛世给无忧。

  昭云眉飞色舞向无郁讲起了刚才的历险,无郁越听越后怕,怪自己不该让昭云去钓鱼,昭云看到他如此关心自己心里十分甜蜜,无郁决定等到皇帝忙完镇北王和亲之事,他就向父皇请旨赐婚。

  无忧告诉临皇,他怀疑傅筹一早便安排手下在清凉湖附近防备,可是当西启刺客行刺镇北王时,他的收下却迟迟没有出手制止。皇帝也早就怀疑傅筹与启皇暗中勾结,只是傅筹在平定南境之乱时,在军中颇有威望,在没有确凿证据前解除傅筹的兵权,恐怕会动摇军心。

  由于项影这次办事不利导致容乐受伤,傅筹大怒赶走了项影。随后,傅筹给容乐送药,容乐看到傅筹大怒径直将一切都说了出来,傅筹明知宁千易去清凉湖,容齐一定是要杀宁千易,傅筹又不得不保护宁千易,所以只好利用刚刚相信傅筹的容乐。因为傅筹知道箫煞看到容乐肯定不会下死手,那个舍不得杀死容乐的蒙面人正是萧煞,傅筹就是利用了这点让萧煞错过了刺杀宁千易的时机。容乐责怪傅筹根本就没有考虑到她的感受,还不惜让她犯险,将她丢向了利剑。

  傅筹激动表示容乐身上的伤他疼过千百倍,希望这些伤都是加在他身上,傅筹表示自己绝对不会伤害容乐,只是没有想到容乐会为了一个萍水相逢的宁千易而拼命,傅筹只希望容乐能原谅自己的这次行为。容乐告诉傅筹虽然宁千易是陌生人,但是宁千易却愿意为她献出生命,而不是将她弃之不顾,不像是傅筹居然可以利用她对他的信任。

  傅筹几乎疯狂质问容乐为何能够原谅无数次伤害她的无忧,看到两人在竹筏上,傅筹甚至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外人。容乐承认自己在成亲半年没有爱上他,但她努力想把傅筹当亲人,朋友,知己。傅筹愤怒大喊,他们两人是夫妻,他要的不仅仅是朋友和知己,容乐质问傅筹明明心中知道利用她不会只有一次,可为什么又非得来苦苦相逼,彼此为难彼此。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