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集:无忧为情所伤自请外放南境 雅璃鼓起勇气向傅筹表白心意

  • A+
所属分类:内地剧情介绍
所有的情绪宣泄之后,无忧和容乐终于冷静下来。无忧恳求容乐放下前尘往事,他可以不在乎她隐瞒身份,不在乎傅筹,因为发生的已经成为事实,即使互相埋怨也没有任何意义。他曾许诺过,他的将来就是容乐的将来,这个承诺永远都作数。

容乐却没有那么乐观,短短几日,她面临了一次又一次欺骗,她已经无法再信任无忧,他们之间从拒婚开始就注定没有结局,就算真心爱过,却也难以继续,不如就此放手做回陌路之人,也好过彼此猜疑,痛苦一生。无忧不敢相信容乐竟能如此轻易说放手,她的爱又曾有过几分,最后的最后,无忧提出了最后一个要求,让她再陪自己三天。看着他真挚的眼眸,容乐终于忍不住逃到一边,落下了强忍的眼泪。

三日一到,无忧打开机关让容乐离开。就在容乐走出陵墓之际,无忧告诉容乐,他这一生必以真心相待,绝不相弃,他不负天下人,也绝不负她,一句话唤出了容乐哭干的泪,却还是没能让她停留。

容乐走出思云陵,就看见临皇和傅筹一众人都在外等待。临皇一看见容乐,就狠狠给了她一耳光,质问她那次皇宫宴会上,她为何要让假公主冒名顶替选夫。临皇把所有责任都怪在容乐头上,不想自己的儿子与卫国大将军因此被离间,就在容乐要被压入天牢时,傅筹站出来恳求临皇,两国刚刚联盟,如今关押西启长公主恐怕对北临不利。这时,无忧也从墓中走出为容乐求情,请他不要再扰乱母妃的清净,临皇这才放过了容乐。

白发第16集剧照
回到将军府,傅筹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劝容乐将没有完成的礼节完成,容乐却道二人这一生都不会成为真正的夫妻,还当着下人面将合卺酒倒在了地上。傅筹无可奈何,只好屏退左右打算和容乐谈一谈。傅筹感叹无忧竟然把容乐带到自己母妃的墓中禁闭三天,足以证明他真的很喜欢容乐,容乐不明白他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傅筹接着道他不会再追究容乐和无忧的过往,只是希望她记住从今以后,她是北临国大将军的夫人,心里再喜欢谁,也别让人知道。

傅筹承诺自己会尽力保护容乐,因为他娶容乐并不单纯因为她的身份,而是两人初见时她能听懂自己的琴音。容乐有些惊讶,解释道自己那日只是信口胡说,她永远也不可能懂傅筹。傅筹知道她在气头上,因为容乐觉得大家欺骗了她,不尊重她,但他希望容乐相信自己会对她好。容乐脱口道为自己好就休了自己,傅筹告诉她目前不行,至少要在一年之后。他希望在她那得到一个机会,直到容乐心甘情愿成为自己的妻子。如果那时她还是如此,他便与她和离,还她自由。

无郁和昭云因为容乐的事情起了口角,如今无忧把自己关在思云陵已经四天了,这让他俩十分担心。就在此时,向统领却出现带走了无郁,称有人控告他因为前几日在城中以找一女子为由,纵容手下烧杀抢掠,害死了十余条人命。昭云不相信无郁会做这样的事,她将此事告诉了在陵墓内形神憔悴的无忧,无忧这才走了出来。

白发第16集剧照
朝上,无忧告诉皇上下令寻人的是自己,无郁只是奉命行事,所以他自愿削爵外放,和无郁一起,去朝下野。果然,群臣听到此言议论纷纷,皇上见他心意已决只得无奈答应。这时,言官站出来道十余条性命不能如此轻易放下,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皇上只好让无忧去领五十廷杖,随后,孙继周也请命与无忧一起回南境,皇上同意了他的请求。

孙继周回家一脸喜色告诉雅璃马上就要回青州老家,而他此次回乡最重要的,就是为了她和无忧的婚事。雅璃一听就面色一沉,她跪下道自己一直听闻无忧和西启公主的婚事在朝野传的沸沸扬扬,所以不愿意嫁给无忧。孙继周却告诉她皇上对无忧此次只是小惩大诫,其实是一番苦心,要不了多久就会找个理由把他召回,所以嫁给无忧是前途无量的。世家之女的婚事并不仅仅是她自己的事,为了家族,孙继周绝不允许雅璃任性。

傅筹收到孙继周的信邀请他到飞鸿居见面,到了才知道邀请自己的原来是雅璃。雅璃直接道自己不愿随父亲回青州,宁愿呆在傅筹左右侍奉,自从在南境与他相遇,她便常常在梦中与之相会,不知不觉竟已情根深种,只是无奈情丝无所寄,只好每个月绣一个香囊,如今终于有机会将这一切说出来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