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第11集分集剧情介绍

  • A+
所属分类:分集剧情
容齐和皇帝一起狩猎,皇帝向容齐表示两国结盟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容乐还有母仪天下的风范,但是太子已经娶妻生子。只是他的儿子众多,让容齐趁此机会好好挑挑,比无忧强的人大有人在,容齐声称容乐是他最重要的人,也一定会为容乐选取最好的人匹配。

白发第11集分集剧情介绍  容乐和拢月得知北临反结盟的人打算行刺容齐,容乐想到今天容齐去狩猎的事情,慌忙跑去围场寻找容齐。

  容齐和太子傅筹一起狩猎,发现前面有一只鹿,太子正要射杀被容齐阻拦。容齐声称这个鹿的肚子里有孩子,不能轻易射杀,太子称赞容齐仁慈,于是放弃射杀。无忧一箭射来赶走了小鹿,太子责怪无忧鲁莽险些杀了小鹿。此时侍卫拿起一条巨蟒,原来刚才无忧射杀的正是这条困扰小鹿的巨蟒,无忧告诉容齐除恶才能保善。若是仅靠表面文章和逢场作戏没有两样,太子慌忙代替无忧道歉,斥责无忧做事没有分寸,否则当时也不会做出悔婚的举动。无忧也表示当时拒婚就是他一个人的意思,如果西启皇帝要追究也可以直接找他。无忧讽刺容齐让妹妹前来和亲,就是假装爱护妹妹罢了。容齐告诉无忧容乐是一个奇女子,如果错过了将来就不要后悔,无忧哈哈大笑声称自己从不知道后悔为何物,遂策马离开。

  侍卫发现有人潜入,无忧抬头看着天上鹰在盘旋飞舞,容乐抬头看鹰正是无忧的,容乐认为动物对人的气味很敏感,担心被鹰认出来,慌忙躲起来。

  无忧来到鹰盘旋的地方,发现一个身影藏在树后,立刻打算走上去,傅筹此时来到,询问无忧发现什么猎物,无忧怒目而视,声称自己不想看见小人,傅筹不满离开。无忧继续走向藏在树后的容乐,容乐只好站起来,无忧却径直刺向容乐背后的猛虎。无忧将猛虎打走。

  漫夭此时已经猜到这一切是无忧设局,目的就是看看漫夭是否会为了容齐而来,既然被抓住漫夭自然无话可说,询问无忧打算如何处置她,无忧反问容乐打算让他如何处置。漫夭声称接下来她要做的事情也是必须要做的事情,无忧质问漫夭难道就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他吗?漫夭告诉无忧他对她而言就是云中月,琢磨不透,也知道无忧已经猜到她是西启人,故意将她引来这个地方。无忧声称他不想看见漫夭受到一点伤害,漫夭也表示自己来这里就是想要赌一赌,看无忧对她是否是真心。无忧直接告诉容乐她赢了,因为他在乎容乐。

  无忧告诉漫夭她的责任就是他的责任,以前他也因为责任不堪重负,但是自从遇到漫夭之后,他就变了,是漫夭教给他一直向前,因此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他都要紧紧抓着她不放弃。无忧表达了自己对漫夭的爱,希望她能到他身边来,不管漫夭想要做什么,目的是什么他都不在乎,无忧将漫夭拥入怀中,漫夭也环抱了无忧,两人享受难得的温情。

  容乐告诉容齐现在无忧已经怀疑他是西启的细作,容齐担心无忧会伤害容乐打算提出解除盟约帮容乐带回去。容乐却认为无忧不是一个坏人,她既然答应了容齐要做到一些事就必须完成,因为她不会辜负容齐的信任,容齐将容乐抱在怀里也表示绝对不辜负容乐。容乐答应只要拿到山河志就跟随容齐一起回去,容齐很欣慰。容乐脑海中却浮现出无忧说“我爱你”的话,容乐不由得出神了。

  泠月听说容乐要跟着容齐回去,心里也很开心,替容乐开心,也认为容乐和萧煞都是她的亲人,她希望亲人能快乐。萧煞被感动也告诉泠月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都会保护好容乐和泠月。

  皇帝认为容齐看好无忧,也曾暗示如果无忧继承皇位,西启就是无忧的助力,皇帝觉得无忧和容乐的事情势在必行。但最近无忧却和漫夭走得比较近,一直不愿意和容乐成亲,皇帝目光闪现杀机。

  沉鱼弹琴看容乐一直闷闷不乐上前询问,容乐询问沉鱼有没有喜欢过什么人,沉鱼声称像她这样的人没有资格喜欢别人。无忧告诉沉鱼最近她的心里像是被填满了一样,也总觉得没有什么能比那个人更加重要。此时,拢月将无忧送的东西拿进来,沉鱼看出是无忧想要约漫夭一起去看花灯,同时沉鱼也告诉容乐不管她做出什么决定,她永远支持容乐,容乐也打算遵从自己的心意

  容齐和容乐一起弹琴喝茶,容齐很思念以前朝夕相处的日子,容乐也希望没有争斗,能和容齐一起回归以前的日子。容齐提出让容乐一起去皇宫,容乐不喜欢宫中的琐事拒绝了,容齐让萧煞带着容乐去逛花灯,容乐声称萧煞要保护容齐她一个人在家哪里也不去。容齐觉得容乐满怀心事,担心她在这里受到伤害,容乐笑言她会尽快拿到山河志,到时候一定和容齐一起回去再也不分开,容齐很开心。但随之而来容齐一阵剧烈的咳嗽,容乐忙叫大夫,没有注意到容齐偷偷藏起了咳嗽的带血手帕。

  容乐和拢月一起来探查余世海府,眼看着无忧出门而去,临出门前,无忧叮嘱无郁好好看家不许出去,无郁满嘴答应着。但是看到无忧前脚刚离开,无郁就跟着离开了,容乐见状和拢月飞身进入余家。

  无郁刚到花灯会就被无忧发现,无郁顿觉尴尬,但还是嬉皮笑脸声称要去猜灯谜,而且她和冷言都商量好了,冷言在家里看着呢。无郁想要拉着无忧去猜灯谜,无忧却一动不动,无郁猜出无忧是在等漫夭,挖苦无忧到现在都没有追上漫夭,无忧赶紧就催着无郁去猜灯谜,无郁欢天喜地离开。

  漫夭带着水来到亭子上,浇向地面果真漂浮起了石板,两人一路找到开关进入了一间密室里。漫夭在密室的墙壁上看到了一幅画,不由得愣在那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