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这样爱第30集分集剧情介绍

  • A+
所属分类:分集剧情
耿墨池过来找祁树礼,质问他到底想怎样,他不仅让白考儿记忆错乱,还让她怀了他的孩子。祁树礼听到耿墨池说出这句话后有些发懵,但马上他醒过神来将计就计,得知耿墨池误以为白考儿怀的是自己的孩子就更加开心,他不断地用言语刺激耿墨池,气急的耿墨池冲上去打了祁树礼一拳,韩志等一众保镖冲上来将耿墨池毒打一顿。因为祁树礼知道耿墨池有心脏病,怕他出现意外连忙阻止了手下,还让耿墨池明天好好做他的新郎,而耿墨池则在无助地呼喊着,他只是想给白考儿一个婚礼而已,让祁树礼弄死他算了。

  白考儿却不知道发生的这一切,她还误以为耿墨池是不肯原谅自己。樱之听说是米兰告诉白考儿的那些话连忙劝她不要相信,让她相信只有自己慢慢想起来的才是真的。张千山给樱之和旦旦做了西餐,还说虽然得不到什么好的回报他也愿意给她们娘俩做饭,樱之有些感动。

  夜晚,耿墨池给白考儿发短信称希望婚礼延后,白考儿顿时慌了,不断地跟他解释着,还提到当初他说即使明天地球毁灭了也阻止不了他迎娶自己。次日,婚礼如期举行,但耿墨池却久久未到,韦明伦连忙给他打电话,得知他和黄钟在一起才放下心来。白考儿换上了洁白的婚纱,但她突然间感觉不好,担心耿墨池可能不会前来。樱之得知祁树礼来了就下去招呼,但她特意叫走了米兰,问她为什么要和白考儿说那些让她记忆颠倒的话。米兰索性不装了,她表示自己就是看不惯白考儿被人宠着,而自己却被别人踩在脚下。樱之十分无语,米兰却说樱之巴结白考儿只是因为祁树礼喜欢她,她要攀上这棵大树,樱之怒斥米兰,因为她曾经警告过她,再这样下去,她就是自作孽不可活。

  白父和白母在老家给邻居发着喜糖,米兰妈妈却拿白考儿的二婚说事,白父当时教训她一顿,邻居也说她这张臭嘴。米兰请祁树礼入座,祁树礼见耿墨池还未到场,便半开玩笑地说耿墨池可能真的来不了了,樱之则回应即使耿墨池到不了,他与当不了新郎。白考儿越想越担心,她给耿墨池打了个电话却发现他关机了。而此时的耿墨池一身黑衣,板着脸上了车,丝毫没有赶赴婚礼现场的意思。耿墨池迟迟未到,主持人海洋只好先热着场子,开玩笑说谁既然新郎未到,有谁想把新娘子牵走,全场无人回应,但下一秒祁树礼就举起了手。

  白考儿灰心极了,她知道耿墨池很可能怀疑自己对他的爱,而这三年发生了许多事情,也许他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坚强。此时瑾宜接到电话说耿墨池到了,白考儿连忙在樱之和瑾宜的陪同下来到婚礼现场,但来的人却只有黄钟,耿墨池依然不见踪影。海洋说要让新娘迎娶新郎,此时黄钟上了台,跟大家说耿墨池今天不方便过来,接着宣读了耿墨池的离婚声明,提到会等白考儿生育以后再办离婚手续。白考儿愣在了原地,看着难以维持的场面,她晕倒在地。

  白母面对这种情况更是非常难过,米兰妈妈又火上浇油,白母忍不住回击了几句,白父则说要给白考儿提个醒,别再和米兰来往了,有其母必有其女。白考儿一个人躲在家里,樱之无论怎么呼喊她都不回应,只是当她感觉到肚子里的小生命在动时才露出点笑容。祁树礼让樱之不用担心,自己会照顾好白考儿的,连孩子他都会照顾好,而且还会让孩子叫他爸爸。樱之看着他这个样子有些疑惑,她认为其中必有一些隐情。耿墨池一个人喝着闷酒,韦明伦告诉他,瑾宜一个人回了北京,哭诉耿墨池对白考儿太狠了。而韦明伦则帮着耿墨池分析,他认为祁树礼和白考儿肯定什么也没有,但不管怎样,耿墨池都不该在婚礼现场宣读离婚声明,这太伤白考儿的心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