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这样爱第17集分集剧情介绍

  • A+
所属分类:分集剧情
在白考儿的记忆里就没有对祁树礼的好感,她希望祁树礼能够远离自己的生活,她想要让自己活个明白,不想一辈子做一个神经错乱的病人,在颠倒的世界里苟且。白考儿的意念里始终坚信耿墨池是爱她的,除非耿墨池当面拒绝她,否则她永远不会罢休。

 

 耿墨池成立了星尚公司,他制作的一张专辑便获得了大奖,他挽着一个女孩儿第一次在员工面前露面,在发言时他还特别感谢了身边的女孩儿,她叫做瑾宜。耿墨池面带倦意地在一旁愣神,他对韦明伦说好像听到白考儿在哭泣,还不停地叫着他的名字,韦明伦劝他不要再去打扰白考儿的生活,人生并不是十全十美的,然而耿墨池仍坚持去希望实现自己的愿望,一个就是找到爱系列的真正作者,另外一个就是希望白考儿能够幸福。

  白考儿被阿庆的电话吵醒,说台长让她去他的办公室一趟。夏曼托了不少人给台长说情要恢复工作,可白考儿却倔强地连一个字也不肯说,可台长偏偏喜欢她这种性格。台长告诉她去北京培训三个月,白考儿爽快地答应了,接下来想给夏曼说情,台长很是无语,她这样了还要想着夏曼,可是夏曼却没少说白考儿的坏话,他容不下人品有瑕疵的人。

  樱之来给白考儿改善伙食,说祁树礼很担心他,却又不敢打电话给她,白考儿想让樱之搬来和她一起住,而樱之却打趣说怕祁树礼嫉妒。樱之听说白考儿要去北京培训就愣住了,白考儿让她有空帮自己收拾一下家里,月底她就要交房了,搬到耿墨池家里去住。如果不是祁树杰的那些照片,白考儿还真记不起曾经有一个丈夫,但她却偏偏忘不掉耿墨池。白考儿给米兰寄来了祁树礼的照片,米兰却哭着把她写的卡片撕碎了,也许是嫉妒心把她友谊的小船给吞没了吧。祁树礼听樱之说白考儿去了北京很不悦,因为耿墨池就在北京,万一两人再碰上了,那自己的一切努力岂不是付之东流。

  白考儿一个人孤单地来到北京,她用努力学习来填补内心的空虚。十多天后,白考儿在培训课后四处闲逛,突然她在商场里听到了她熟悉的旋律,心之弦。弹钢琴的是瑾宜,白考儿说自己听过这首曲子,叫做心之弦,瑾宜感到不可置信,因为这首曲子从来没有对外发行过,正在这时耿墨池和韦明伦来了,白考儿刚一转头就看到了那张令她日思夜想的脸,耿墨池也当场呆住,等他缓过神来连忙向白考儿介绍瑾宜。白考儿见耿墨池和瑾宜如此亲密,她二话没说转头就走,耿墨池急忙追了上去,白考儿哭着问耿墨池为什么不找自己,面对如此反常的白考儿耿墨池有些纳闷。白考儿非常难过,她为了耿墨池疯了三年,右他却若无其事地和别的女孩儿一起弹琴。

  白考儿哭泣着离开了,耿墨池却因心脏病突发而倒下了。次日,瑾宜来找白考儿,希望她能去看一下耿墨池,白考儿这才知道瑾宜是耿墨池的妹妹,瑾宜说耿墨池昨天非常不稳定,不断地说要去找白考儿,她给他服下安定之后才平静下来睡去。白考儿和瑾宜来到了耿墨池家,韦明伦看到白考儿确实不认识自己而感到惊讶。耿墨池昨晚折腾了一宿,现在抱着他们两人以前买的一对老虎娃娃睡得香甜,白考儿在他床头看到了二人的合照,但她不记得这是在什么时候拍的。

  耿墨池醒来时发现白考儿趴在自己身边睡着了,他恍惚间以为自己还在梦里,清醒后才发现白考儿是真的来了。耿墨池告诉白考儿自己打过她的电话,但已经是空号了,而白考儿身边的人都不想让耿墨池去打扰白考儿,他甚至在国外躲了好几年才敢回来。白考儿问耿墨池为什么要带万蓁蓁走,耿墨池懵到了,她难道真的连祁树杰做了什么都忘记了吗,白考儿眼中带泪,耿墨池所说的和她所认知的完全不一样,叶莎和祁树杰根本不认识,祁树杰是因为车祸而死的呀。因为自己的认知与耿墨池所言相矛盾,白考儿开始发病捂着头变得癫狂起来,耿墨池只好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韦明伦和瑾宜回来后连忙给蔡医生打电话,作为护士的瑾宜在蔡医生指挥下给白考儿打了镇静剂她才安静下来睡去。耿墨池傻了,这三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会让她变成了这个样子。

  祁树礼向樱之问起白考儿的近况,樱之反问他如果白考儿和耿墨池真的在一起了他会不会干涉,如果当初他们真的去了新西兰,白考儿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祁树礼的确自责过,但他并非因为自责而宠白考儿,而是因为他爱她。尽管祁树礼心里有些羞愧和不安,他怎么能够爱上自己的弟妹,但这既然发生了,他也只能面对。祁树礼告诉樱之,如果二人再一次相爱他就不会再干涉,但他依旧会坚持爱白考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