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这样爱第4集分集剧情介绍

  • A+
所属分类:分集剧情
 几天来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让白考儿有些心神不宁,她独自一人来到河边散步。米兰打来电话,她告诉白考儿,耿墨池动作很快,她已经受到惩罚被停职接受检查,米兰还说她已经联系好了祁树杰的墓地,让白考儿有空的时候去看看。等白考儿去墓地查看的时候,意外地发现叶莎的墓地刚好在旁边,她觉得这一切算是天意吧。

  耿墨池深情地在家里弹琴,韦明伦过来找他,提到报社希望和解的事情,耿墨池坚决不肯,他还提起爆料人老铁虽然被报社辞退了,但是他跳槽到另外一家周刊,那家周刊在业界口碑极差,专门挖名人隐私,老铁绝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耿墨池来墓地看望叶莎,刚好碰到白考儿,看到祁树杰与叶莎的墓地紧挨着,耿墨池难掩怒火,白考儿也不甘示弱,两人一番唇枪舌剑,白考儿觉得日记的事情是耿墨池冤枉了自己,让耿墨池向自己道歉,可是耿墨池觉得自己并未做错什么,说什么也不肯道歉。

  天空飘起了鹅毛大雪,白考儿独自一人走在大街上,身影显得十分落寞,耿墨池开车路过时于心不忍,他倒回车来让白考儿搭上一程。白考儿和耿墨池在车上互相调侃对方,耿墨池突然将了白考儿一车,问她敢不敢跟自己来一次约会,白考儿把心一横,欣然应允。两人一起来到高级餐厅吃饭,白考儿看见菜单上的价格打算狠狠地宰耿墨池一顿,等她点完菜后,耿墨池却告诉她自己不打算买单,白考儿气得牙根直痒。

  吃完饭后,耿墨池觉得时间还早,询问白考儿是不是还可以安排另外的节目,白考儿提议去酒吧。白考儿借酒浇愁,她跟耿墨池聊起了自己的八字,在家里克父母,嫁人后又克丈夫,现在祁树杰正好被自己克死了,果然是自己命硬。耿墨池也谈起自己不幸的经历,没过多久白考儿便醉酒倒下。

  次日清晨,白考儿从耿墨池的房间里醒来,耿墨池一大早便在家里优雅地弹着钢琴,两人愉快地向对方道着早安。从耿黑池家里出来,她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说是祁母给白考儿下了最后通碟,让白考儿这几天务必从家里搬出去,白考儿让妈妈放心,自己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白母让白考儿也不要太着急,万一闹到法庭上祁家面子上也挂不住。邻居告诉白母,祁家的大儿子祁树礼从国外回来了,白母听说这件事后长舒了一口气,这下子陈桂芬应该不会把女儿扫地出门了。

  白考儿清早起来就听见有人叫门,原来是祁树杰表弟带着几个人闯了进来,他告诉白考儿,祁母已经把房子卖给了他并把房产证拿给她看,给她一周的时间让她搬出去,但是不能动家里的其它东西,因为这些都是祁树杰留下的家产。白考儿气愤不已,她无法忍受这样被人欺负,与他们推搡起来,但毕竟她是一个弱女子,在争执中吃了亏。正好韦明伦过来找她商量事情,看到这个情景替她解了围。耿墨池得知这件事情后有些为白考儿担心,韦明伦告诉他白考儿答应会为他出庭作证,但是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耿墨池必须向她道歉。

  米兰和樱之来看白考儿,很为她现在的状况担心,但白考儿下定决心,她不是这么好欺负的人,她要勇敢地活下去,首先她不能让祁家这样欺负。祁母大寿之日,祁家亲戚都来贺寿,白考儿不顾众人劝阻直接闯了进来,对祁树杰表弟又打又挠,一副泼妇的模样,吓得祁母躲在一旁不敢出声,白考儿开始对大家说起自己的处境,指责祁母的自私与无情。这一场景被从美国回来的祁树礼尽收眼底,等白考儿走后,祁树礼面容冷峻地对祁母说,她还是二十年前的那样没有改变,是祁家对不起白考儿,她却要颠倒黑白,还让祁母把房子还给白考儿,祁树杰的债由他来还。

  白考儿在祁家这一闹让白母很是担心,她劝白考别再闹了,欠下的债他们会帮她一起来还,如果工作不顺利就回家来,那样她就可以每天能够见到她,也不会让她一个人孤零零在外漂泊。白考儿不愿父母为自己操心,毅然拿着行李回了垶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