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斗第7集分集剧情

  • A+
所属分类:分集剧情
  向真和晋小妮都挤上地铁去应聘,向真去面试的时候面试官让向真回去等消息,向真当场表示每次面试都让她回去等消息,可最后都不了了之,至于她自己哪里有缺点,哪里不哥哥希望面试官提出来。面试官认为向真太年轻了不合适,言外之意是说向真不活泼不会沟通,向真一拍桌子叱骂众人胡说,并声称自己是最活泼最会沟通的人。

 

 晋小妮面试非常成功,本想发消息告诉于凡最终又删除了。钱贝贝来面试时候向真打去电话约晚上一起吃饭,钱贝贝由于正面试顾不上和向真多说。面试官询问了钱贝贝对未来职业规划,钱贝贝突然起身表示自己不应聘了,面试官倒是有些懵了,告诉钱贝贝他们觉得她很好,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取消应聘了,甚至怀疑是他们招聘环节出了问题,钱贝贝指出他们问了太多问题让自己不舒服,所以不应聘了。

  出去以后,钱贝贝就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觉得自己性格有问题,容不得别人说什么。父亲慈爱要给钱贝贝打钱,钱贝贝也欣然接受。

  于慧认为向真才不过二十二岁就变得消沉,而她则是因为不消沉抓住了机会,成为了些剧本的编剧。于慧把自己写剧本的经历告诉了向真,向真认为那个男人看上她了,于慧却声称说明自己在奋斗没有消沉。向真被鼓舞,也立刻表示要奋斗下去,希望于慧也能带着自己奋斗。

  金鑫来找钱贝贝送来两箱大樱桃,向真恰好就在,向真看着金鑫身上挂着金链子,手上戴着金表告诉金鑫钱贝贝不喜欢这样的人,金鑫立刻就要摘下自己的东西。同时,向真也把钱贝贝被程宇关起来的事情告诉了金鑫,气得金鑫恨不得去揍程宇。

  钱贝贝回来时候又遇到了程宇拦截,钱贝贝表示自己不愿意看见程宇,程宇正要去追赶钱贝贝,金鑫拉住了程宇。金鑫声称自己已经知道程宇关钱贝贝的事情,希望程宇能对钱贝贝放手,程宇却告诉金鑫将来有他哭的那一天。

  丁兰和高原一起考上了德国要去留学,可丁兰爸爸身体不好,母亲一直盼望丁兰毕业能回来一起经营家庭,一听说丁兰要去留学,而且一去还是七年,丁兰妈妈激动反对。丁兰声称自己一定要去,而且还已经办理了机票和出国手续,丁兰妈妈让丁兰拿出来给她看看,丁兰以为妈妈心动了就欢喜拿出来,岂料,丁兰妈妈却把东西放在了煤气灶上烧毁。

  丁兰妈妈责怪丁兰要出国就是不想负责,如果她走了就是让父母在家里等死,丁爸爸责怪丁妈妈太过分。丁妈妈不管不顾,就承认自己过分并且把药递给了丁爸爸。

  丁兰给钱贝贝打去电话,告知已经买好了去北京的火车票,她明天就走,而母亲烧毁那些东西还都是可以补办的,无所谓。钱贝贝也不满意数落现在晋小妮和向真赖在她那里不走,还白吃白住,让钱贝贝给想办法赶走两个二皮脸。丁兰笑言可以报警,让警察赶走她们就行,如果她们敢反抗就是袭警,钱贝贝忍不住笑了,声称等自己实在受不了的时候再用这一招。

  程宇再次来到楼下找钱贝贝,向真跑出来警告程宇如果再敢缠着钱贝贝绝对饶不了他。程宇提出主要是这次来请向真吃饭,向真答应。程宇趁着吃饭时候告诉向真他是真心爱钱贝贝,现在和钱贝贝说什么她也听不进去,程宇保证自己再也不会伤害钱贝贝了,向真也不怎么搭话一味吃东西。

  于慧在58同城上发布了自己的应聘信息,GM公司主动联系了于慧去应聘,于慧只是简单的面试就加入了这个公司,因此开心不已。为了阻止丁兰出去,丁兰妈妈还剪坏了丁兰的身份证和火车票,丁兰守着碎片坐在那里哭泣。丁妈妈劝说丁兰现在不能再学哲学了,再学下去就完蛋了,哲学根本就不能当饭吃,所有人都不懂什么是哲学。丁兰声称一般人都不会懂,说多了也没有用。丁妈妈认为当初就不看好哲学,可是因为丁兰喜欢就由着她去,可是现在居然还要接着去,一去就是七年,而丁兰除了会考试已经没有别的能力,也不敢面对生活,也不知道如何赚钱,他们也都老了没有能力供丁兰读书了。

  丁兰立刻表示德国必须去,丁兰告知母亲自己已经有男友了,两人一起去德国,生活费和学费都是自己打工赚取。高原还说过到时候丁兰只负责读书就行,他来打工。丁兰妈妈让丁兰把高原叫到家里来,如果真如丁兰所说就让丁兰出国。

  丁兰和高原视频,但不希望高原来家里,担心母亲不同意再说话难听,到时候惹恼了高原该不要她了。一听这话高原忍不住笑了,声称自己没有那么幼稚,丁兰心情不好挂断了视频。

  钱贝贝去上班,金鑫开车在楼下等着想要给她介绍工作,钱贝贝声称自己已经找到工作了,并掉头离开了,金鑫顿感失望。

  钱贝贝上班时候却发现程宇就在这个公司上班,钱贝贝跑去找李总询问自己进来是不是程宇推荐,李总声称自己是从58同城看到的,钱贝贝斥责李总说话不负责任,并正式提出辞职。程宇追上钱贝贝声称自己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在网上看到钱贝贝找工作,恰好公司缺少这样一个人就推荐了,钱贝贝坚持离开,临上电梯前向程宇说了句谢谢。

  回去以后,钱贝贝责怪是向真吃里扒外出卖她,并且“警告”向真如果再出卖她就离开这里。

  高原准备了礼物打算去找丁兰,高母认为丁兰家里不是善茬去了也没有用,高原坚持要去,高母根本拦不住。高母责怪丈夫不闻不问,也不拦着儿子,高父突然笑了声称当年他追高母的时候任何人都拦不住,高母忍不住笑了。

  高原就这样忽然出现在丁兰家里,给丁兰妈妈带来不少特产礼物,并且恳求丁兰妈妈让自己把丁兰带走。丁妈妈询问高原是否真爱丁兰,是否能和丁兰留下来,是否会和丁兰来到这个城市生活?而丁妈妈认为爱就是放弃,高原不爱丁兰,所以不能放弃。丁妈妈这些话一下子把高原绕进去了,高原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高原认为所有家庭都希望孩子幸福,丁妈妈表示他们的家庭不可以,他们只能留下丁兰,如果高原还有不明白的地方可以回家问一下自己的父母为什么他们不让丁兰出去。

  高原的来到让丁兰感动惊喜,丁兰想起高原一直都是毫无顾忌的奔向自己。高原也有些纳闷,觉得自己是学习哲学的,可是却被丁妈妈的话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丁兰笑言早就说不让来,也知道来了妈妈也不会同意他们一起去。丁兰抱着高原的胳膊,依靠在他肩膀上,让高原一个人去德国念书,高原却表示以前说好一起去现在也要一起去。丁兰劝说高原留下来和她结婚,高原稍微迟疑一下也表示可以留下,并声称不管父母会不会同意他都会再来找丁兰,让丁兰等着他。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高母一听说高原要去丁兰家里就头痛欲裂,不愿意再继续话题,高父叫出高原聊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